小飞龙

【靖苏】【现代AU】金陵城轶事(5)

tannins:

5


 


下午的时候接到了萧景琰的短信,说晚上有糖醋鱼吃。林殊立刻将白日里的各种担忧思虑都抛诸脑后,只待掐着点飞快下班离开了。


当然,下班前他没忘记再次打开论坛,挑了几个评论简短回复了一下,以示自己已经“醒了”,准备开始“工作”了。


遵照叮嘱在地铁站旁边的超市买了些橙子做餐后水果,林殊喜滋滋地提着东西小跑着一路回家。打开门,扑面而来的香味仿佛最好的按摩师一般让他觉得浑身舒爽,于是赶忙换了拖鞋拎着橙子进了厨房。


“好香啊。”林殊一边赞叹着一边将橙子挨个放进冷藏室。萧景琰就在他半步远的地方看着汤锅,表情专注。


在看梅长苏的稿子的时候,他会不会也是这样专注的表情?


林殊心里忽地冒出这样的念头,然后赶忙让冰箱里的冷气将自己这点杂念冻住抛开。


事到如今,他得找一个最合适的时间来说开这一切——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时间表明自己的身份,为什么在之后依旧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等等等等。他得想一个最合乎逻辑的借口,小心地避开自己喜欢对方这件事——至于后面这件事,那就得需要另一个最合适的时间和方案才能说出来的了。


“走的这样急,都出汗了。”萧景琰的声音从林殊头顶上传来。炒锅里还炒着东西,模糊了萧景琰的声音。


“什么?”林殊问着,终于收拾了所有橙子关上冰箱站起身,却不防萧景琰正站在离他极近的地方。


他下意识地想要后退,背却一下撞在冰箱门上——却是退无可退了。


萧景琰已换下了衬衫领带的装束,只在毛衣外套着围裙。汤锅里的热气被不知哪来的风带到了这边,萧景琰的面孔一瞬间变得模糊了些。


紧接着,林殊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本就极近的脸又靠近了些,同时感觉得自己的额头被轻轻抚过。


那指腹上的粗糙触感在热气腾腾的厨房里异常鲜明。


然而那极近的距离只维持了一秒。下一秒,萧景琰已然退到了两步外的炒锅旁了。


“我说,你走的这样急,都出汗了。”萧景琰再次说,“快去洗把脸,擦一擦吧。”


林殊愣愣地看着那个转过身只留下背影给自己的人,木木地轻声说了句“好”,然后逃出了厨房。


萧景琰打开了抽油烟机,刚刚还弥漫开来的雾气很快便被吸走排出,厨房里又回复了一片清明。他又看了冰箱旁林殊刚刚站的位置一眼,忽地就微笑起来。


 


鲜美的糖醋鱼和外酥里嫩的煎豆腐几乎让林殊没有什么开口讲话的机会。不过他还是在两筷子菜之间寻到了机会大力赞扬了一翻萧景琰的手艺。萧景琰只是淡淡地笑着,拿过汤勺给林殊盛了一碗云彩蛋花汤。


“喝点汤暖胃。”萧景琰说。


“好嘞。”林殊连忙接过来喝了一口,只觉得胡椒的辛辣感冲进来,一路顺着食道奔进胃里,五脏六腑都跟着晒了太阳一般暖洋洋的。“景琰,你的手艺真好。”他由衷赞叹,“我都想连盘子一起吃下去。”


这话自然是夸张了。但是萧景琰早就习惯了对方不着天不着地的夸张赞美,于是只是笑,然后夹了一筷子鱼吃了,这才说:“也没见你长多少肉。”


林殊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立刻反驳道:“我可觉得我身材好得很。景琰,你忘了上一次电梯停电时那五十斤的大米谁一路抗上来的了?咱这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标准身材呢。”回味了一下,林殊越发觉得自己这回答堪称机智,得意地又扒拉了两口米饭继续说,“你还别说我——景琰你看看你自己,细胳膊细腿儿的,也没几两肉嘛。”


萧景琰看了他一眼,倒也没有急着反驳,只是悠悠地夹了一块豆腐吃了,才放下筷子看着对方说:“别把火引到我身上。况且,就算我‘细胳膊细腿’,把你扛起来也绝对没问题。”


林殊心里突突挑了几下,脑袋里却飘来了一些暧昧的画面,于是赶忙低头吃鱼,不敢接话了。


满目的白米饭里忽然出现了一双筷子,筷子上还有一块鱼肚肉。林殊抬头,正看到萧景琰平淡无澜的表情。


“快些吃,吃完洗碗。”萧景琰说。


脑海里那些温暖旖旎的念头立刻被“洗碗”二字兜头一瓢冷水泼得湮灭无踪。他试图再挣扎一下,然而萧景琰已经放下筷子离开了餐桌,去了厨房切橙子了。


磨磨蹭蹭吃完晚饭,又在对方的监督下洗了碗,总算是还有水果可以慰劳一下做家务带来的痛苦之情。林殊愤愤地搜刮走了大半数的橙子,然后钻回了自己房间去抱着电脑寻求安慰了。


萧景琰进来收走果皮和盘子的时候看到的正是林殊操作着角色在游戏里大杀四方的场面。林殊说了好些好话才平息了蔺晨的怨气,同意将周六的竞技场之日改到了周内的下班后。此刻他正操作着他的牧师同队友一起与对手打得难解难分。


萧景琰站在那看了一会儿,想来是觉得无聊了,终于迈开脚步朝门走去。走到门口还不忘叮嘱道:“早些睡。”


“好嘞好嘞放心吧您呐打完这一局就睡了啊。”林殊飞快地做了保证,然后又朝着耳麦叫道,“交技能交技能快点蔺晨赶快交技能——漂亮!对面要GG啦!”


赢了一局的林殊心情非常好,在竞技场里指挥着自己的人物蹦来蹦去等待下一场比赛——至于刚刚说过的“打完这一局就睡”,他早就忘掉了。


在排队等待的时候,林殊切出了游戏画面点开了网页——他只是想趁着这十几分钟的排队时间再去回两条读者评论以证明自己确实在“工作”,然而刚刚点开论坛,出现的却是新消息提示音。


 


萧景琰:


先生今日睡得可好?


 


林殊眨着眼睛看着那句话——消息发送的时间是两分钟前。也就是说萧景琰刚刚在他房间里收拾了盘子离开后就发了那条消息?


耳麦里,蔺晨已经开始催促他补一波合剂准备应对新一局比赛了,而林殊还在看着网页上发给自己的消息。


鬼使神差地,他将手放在键盘上,敲过去了一句:“很好,下了雨,天气凉爽很多。”


 


萧景琰:


我记得先生那边终年如夏,是吗?


 


看着那来往的三行消息,林殊忽然地觉得心头一片平静。


有什么好惧怕的呢?


萧景琰不过是对这一位身处异乡的写手表达一些关心和好奇罢了,他又何苦还总是摆出疏离的态度呢?


况且,他又怎么可能会拒绝这种能够和萧景琰对讲几句话的机会呢?


 


于是,他开始讲他在的那座城市的炎热气候,商店里总是卖着短袖短裤;讲租住的社区里有几只三花猫,每天清晨就躺在长椅上闭目而眠;讲学校里口音惨无人道并且布置起作业毫不吝啬的老师;讲从租处到学校一路上一年四季都开不败的花。


他可真不知原来自己竟记着那么多事情的。


事实证明,萧景琰也可以做一个很会聊天的人。在林殊讲完了一段事情之后,他便慢慢地挑出来一些自己的故事说下去。于是林殊知道了萧景琰新生报到那一天看错了地图,生生从校园的这一头走了足足一天走到另一头;还有萧景琰读书所在的那座城市有着怎样彪悍狂野的民风;还有夜晚的江风吹起来是什么感觉;还有打酱油一般的毕业设计和和蔼可亲的师兄师姐对于完成毕业论文多么重要。


他几乎要觉得自己触摸到了萧景琰身上那些他错过的时光。


当林殊又一次打哈欠的时候,他下意识地瞥了一眼时钟,然后对着那那指向三的时针觉得这一切好似一场梦。


切换到游戏里,他早就被踢出了队伍,留言里还有一堆蔺晨具象成文字的怒吼。然后他才想起来似乎很久之前因为萧景琰出了房间去餐厅喝水,他将电脑调了静音,以防对方过来检查自己是否真的睡了。


尚未等他想象出来明天将会面对怎样的狂风暴雨,消息框那头的消息又发过来了。


 


萧景琰:


聊了这么久,打扰先生工作了。先生若是回国,请务必通知我,我定为先生接风洗尘。


 


梅长苏:


客气了。近期大约是没有回去的打算的。


 


萧景琰:


那真是遗憾了。不过我始终认为先生这一次连载的小说构思精巧且情节跌宕,我想过段时间读者群体成熟后就可以考虑出书计划了。若是运作得当,赶上如今的改编热潮对其进行影视化也相当有希望,相信到时见面的机会总是有的。


 


林殊在看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终于迟钝地感觉到了不妙了。


 


萧景琰:


我十分期待着能与先生一见。


 


 


第二天早上,因为队友挂机而导致惨败的蔺晨带着满腔怒火冲到公司里揪起林殊就准备开骂,然而第一句话才冲出来一半,他就被林殊的话噎回去了。


“蔺晨,”林殊看起来魂都没了一半,说话声音飘忽不定,”我觉得——萧景琰好像有点喜欢梅长苏。”


 


 

评论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