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龙

【蔺苏】夫夫相性100问(《梦横塘》版)【上】

凝琰:

哈哈哈…我不要猜


榴莲莲:



饭点闲聊产物,果然三个女人一台戏,话唠的世界我自己都不懂……




有污有剧透,来玩猜猜我是谁?




———————————————————————————————





主持人:请问您的名字是?




蔺晨:囊括天下奇英才的江湖白泽蔺晨是也




梅长苏:俯首江左有梅郎的麒麟才子梅长苏在此




主持人:年龄是?




蔺晨:上部结束,25岁




梅长苏:我比阿晨小5岁




蔺晨:【搂】比我年轻啊,比我嫩~~




梅长苏:【推开】少拉拉扯扯




主持人:最佳年龄差。性别是?




蔺晨:……阿苏,这主持人眼神儿不太好,咱俩性别都不知道!




梅长苏:嗯,我看也是,要不待会儿你给治治?




主持人:我已经知道了,这是套路嘛!下一个,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蔺晨:【摸下巴】我?我性格很好的,喏,不信你问他,就是…脾气有点大?




主持人:这算好?阿苏,你的呢?




梅长苏:我哪里都好,就是爱钻牛角尖,有点别扭




主持人:好吧,一个脾气大,一个别扭




蔺晨:【嘘】哟,还知道自己爱钻牛角尖




梅长苏:【白他一眼不讲话】




主持人:对方的性格?你俩对自己都还挺清楚的哈,对对方的呢?




蔺晨:安静,悲观,容易被感动,有时候还挺孩子气……其实最任性的家伙




主持人:不错嘛,知道的还挺多。阿苏?




蔺晨:【得意】那是,我的人当然我了解




梅长苏:【低头想了想】成熟,乐观,看上去不正经其实很可靠,掌控欲强,对我的事很敏感




主持人: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蔺晨:第一次?【摸下巴】当然是我家啊,我…22岁那年,刚跟小秦打了一架,就被我爹揪耳朵揪回家了,二话不说,一句话帮忙,我一看懵逼了,要本少爷伺候人啊!脸都看不见啊!【再想】之前见过一面,在我老师家里,不过他肯定没见过我……嗯,不算




梅长苏:我……我第一次见蔺晨,是拔毒后,开始有了意识,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他,以前听说见过,但是我记不得了




主持人:嗯,好,下一个,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蔺晨:【啧啧】你爷们我长得如何啊?




主持人:蔺晨你不许抢我台词!




梅长苏:【噗嗤】第一印象啊?看上去是个不老实的家伙,没正经。说实话听说他要照顾我的时候,我很担心活不到复仇成功的那天




主持人:哈哈哈哈




蔺晨:【白眼】那现在呢?




主持人:现在看起来也没多少正经




蔺晨:【哼】当初第一眼见他的时候他才15岁,据说是当上少帅第一次打了个追击战,当时看那小子……啧,还不如现在呢,十个林殊也比不上一个梅长苏!自大狂,爱显摆,还爱撩妹!




梅长苏:我命都快没了撩什么妹!




蔺晨:【一嘴酸】你敢说你没撩过霓凰!




主持人:霓凰可是他未婚妻,撩一下不是很正常吗?人家当时可是金陵最明亮的少年。你这话听着挺酸的哈。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蔺晨:【眼睛亮晶晶】都喜欢!尤其是可以各种调教,比我小师妹还乖!




主持人:当宠物了这?




蔺晨:【看阿苏】来,宝贝,看这个【拿逗猫棒】




梅长苏:【无视吃醋的某人】我也不知道喜欢他哪一点,习惯咯,就觉得这人也还不错【挑衅地看着】




主持人:【幸灾乐祸】这么说是没有了?




蔺晨:【嘶——】你爷们我哪里不好?【开始自夸】我医术好,长得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酒花茶无一不精,武功也没的说……




主持人:呃这是下一个问题了,讨厌对方哪一点?




蔺晨:【瞥】爱钻牛角尖!还作死!




梅长苏:说不上讨厌,就是有时候老把我当孩子管教,受不了




蔺晨:【捏阿苏下巴】你说,我该不该管你!




梅长苏:【扭头避开】那也不是管教孩子似的管




主持人:他可不是拿你当孩子调教?




蔺晨:【搂肩膀】还想不想翻案雪冤了?不听我的,你连江湖立足都办不到




梅长苏:是,不听你的我就什么都不是什么都做不了【别扭】




蔺晨:【揉头发亲一口】等你长大点,我就不管你了,乐意怎么玩就怎么玩




主持人:你俩是想闪瞎我是吧?还继续吗?




蔺晨:咳咳,下一题!




主持人: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蔺晨:天下事都是我说了算,我说好就是好!




梅长苏:还行吧,不好也换不了了,凑合过呗【口是心非】




主持人:啧,看出来了




蔺晨:啥意思你,你想换谁?【醋缸子踹】




主持人:阿苏啊,你好歹也是琅琊榜首,怎么能凑和呢?你想换人,我帮你嚷一声,保管排着长队




蔺晨:【摸鸡毛掸子】你说什么?【逼近主持人】




主持人:别别别,我啥都没说,下一题下一题,您怎么称呼对方?




蔺晨:多了去了,当着人面叫长苏,安慰他陪着他叫宝贝儿,平时叫阿苏,谈故人的时候叫小殊,有时候在外面也叫苏先生……宝贝你到底叫啥?




梅长苏:叫蔺晨,或者阿晨,要么就是……咳,特殊时候看心情




主持人:呃,好吧,看他那暴力的样子,一会摸这个,一会拿那个的,吓唬谁呢?




蔺晨:【斜眼】你说谁暴力?我这么温柔




梅长苏:是是,你最温柔了,咱们下一题好吧?




蔺晨:【一痒痒挠扔过去,砸晕主持人】




梅长苏:阿晨别闹!




主持人:下一个问题来啦,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蔺晨:阿晨吧,他平常那样就好,当然偶尔……【一脸你懂的】




梅长苏:叫夫君




蔺晨:【摸头发】媳妇儿不带这样玩的




梅长苏:谁是你媳妇儿,要媳妇儿自己娶去




蔺晨:【拍拍屁股】那我去了




梅长苏:你去啊,给我娶个嫂子回来!




主持人:哈哈哈哈,我明白了什么?




梅长苏:好吧,外人面前还是叫长苏好了




蔺晨:【搂腰】其实保持常态就最好




主持人:明白,就是阿苏叫你蔺晨或者阿晨,你叫他夫君是吧?这个当然是你们私下的叫法啊




蔺晨:……随便你记,反正也是他做梦




主持人:阿苏,要不要认真考虑一下?等会私戳我?




梅长苏:我已经加你微信




主持人:收到,回头我就帮你物色个好的,一定帮你找个温柔漂亮的




蔺晨:【抱胳膊】去吧去吧,宫羽最合适了




主持人:下一个,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你觉得对方是?




梅长苏:适用任何禽兽




蔺晨:【咳咳!】虎猫,简而言之,猞猁




主持人:啥意思?




蔺晨:机灵,容易驯化,偶尔还很柔软,但是攻击力和耐心也是一等一的




主持人:可是阿苏觉得你是禽兽诶?我好像有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蔺晨:【思考】……我对他禽兽不是正常的么?




主持人:呃,下一个吧。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你会送?




蔺晨:啊,礼物啊,看我心情




梅长苏:自己【小声】




主持人:啊?!




蔺晨:【盯】真的么?




梅长苏:【脸红】他什么都有了,就缺我




蔺晨:【搂着吻睫毛】




主持人:好吧,我又受到一万点伤害,导演,给我副墨镜




(场记:导演已失血而亡,你俩注意点哈,这年头人工不好找!)




主持人:下一题,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蔺晨:他…自己就行了,我也不要他怎么着,好好地陪我玩一天就行了




梅长苏:【立马坐直】要自由!要放假!




主持人:呃,好像你俩希望的方向是反的哈




蔺晨:【瞥】哪天累着你了还放假




主持人:重点在自由上好吧?




梅长苏:我……我是说江左盟放假【心虚】




蔺晨:【看】都放假了你干活?




梅长苏:我是说江左盟给我放假!




主持人:阿苏你咋又怂了呢,明明不是这个意思嘛!




蔺晨:【继续看】你这个宗主…也不怎么管事儿啊




主持人:都被你管着了




梅长苏:【嘟嘴】阿晨你就不能不管我一天吗……




蔺晨:【疑惑】我没啊……




主持人:就是嘛,没有假期是不人道的




梅长苏:【控诉】吃啥也管,穿啥也管,去哪儿也管,啥啥他都管




主持人:噗,确实,这日子没法过了




蔺晨:【泄气】我这不怕你出事儿么【指】明明基本不管你!




梅长苏:你说的,你说的不管哦 ,可别食言,那么多大梁百姓看直播呢




蔺晨:你在青帮折腾,江左盟折腾,跟束中天折腾……我哪管过你?




梅长苏:明面上说不管,暗地里不都有你的人?




主持人:好啦,现在你俩都知道对方需要的是啥礼物了,下次别送错了,我们都看着呢




蔺晨:……原来阿苏嫌弃我……【失落】




梅长苏:又来了……




主持人:这脸变的也忒快了!




梅长苏:咱先做完访问,回去再说哈【基本没啥诚意的安抚】




主持人:好好,下一题对对方有哪里不满吗?一般是什么事情?估计你俩问完就分手了【摊手】




梅长苏:管太多,神经太紧绷了,明明拔毒的是我,复仇的是我,他反倒比我还神经过敏。还有就是不管吃的喝的,全放药材




主持人:呃,这是变相秀恩爱了?




蔺晨:有,一般就是不会照顾自己,一句话就能钻牛角尖出不来,经常以身犯险。【切】老夫老妻了,你几句挑拨就离婚?




主持人:你不都盯着吗?还能让他犯险?




蔺晨:总有盯不住的时候




主持人:你琅琊阁还有盯不住的?




蔺晨:【低声】搁我身边还能被画不成伤着,琅琊阁再滴水不漏也不如我亲自看着




梅长苏:【被说得心疼】这么多年你还记着那事儿啊……【扯扯袖子】不都过去了嘛




蔺晨:【哼】你还想我记得啥?




主持人:呃,要算帐回去算啊,这在录节目呢




梅长苏:下一题下一题




主持人:您的毛病是?这题目好




梅长苏:怕冷,怕苦




蔺晨:没有!【骄傲脸】




主持人:啊?!好吧,意料之中。还好我还有下一题呢,对方的毛病是?阿苏你大胆说!




梅长苏:自恋,自大,自作主张




蔺晨:任性,心事重,悲观,脆弱




主持人:还有吗?




梅长苏:还有,心里越紧张,表面越折腾




主持人:哈哈哈哈看不出来琅琊阁主还有这样一面哈,这消息老值钱了




蔺晨:【咳咳】一个问题五十两银子,记得给我送来




梅长苏:本性难移




主持人:你找节目组要去。下一个,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蔺晨:把自己又折腾病了




主持人:嗯,阿苏那身体,是得好好养着




梅长苏:有事儿瞒着我,以保护我的名义自作主张不告诉我。明明南境战火起,还要故意拉我去烤肉不让我知道




蔺晨:【继续睁眼睛扯犊子】琅琊阁的消息可不白送……




主持人:阿苏你得让他知道这江湖是谁说了算,你可是江左盟宗主哈




蔺晨:【瞥】你问他,谁做主啊?




梅长苏:【瞪】你说谁做主,恩?




主持人:嗯继续继续,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梅长苏:等下,让他说说这个江湖到底谁做主【一脸你不说清楚我立马走人】




蔺晨:【摸腰掐一把】今晚让你知道




梅长苏:我现在就要知道




主持人:呃,直播尺度太大会被剪掉的,阁主你不能这么不配合




梅长苏:继续吧……【无奈




主持人:好,继续。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蔺晨:我啊,我在他面前干啥他都可能不爽,我要是拍拍屁股真走了……估计他更受不了




主持人:看你那不正经的样子,确实




梅长苏:折腾自己的身体,然后……以身犯险




蔺晨:【啧啧】有自知之明,可惜知道也不改




梅长苏:以身犯险救去你是本能,改不了




主持人: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蔺晨:该做的不该做的能看的不能看的都干完了【搂着】




梅长苏:就……一般夫妻啊




主持人:明白明白,下一个,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蔺晨:芦花荡里啊




主持人:啊?你们的约会地点挺特殊的哈,我又get到了什么【一脸兴奋】




梅长苏:【低头不语】




主持人:好下一个,那时候两人的气氛怎样?




蔺晨:【摸下巴】尴尬…不过那啥了以后也就不用尴尬了




梅长苏:【耳朵尖都红了】还…还不错




主持人:明白了,看来那个时候阁主的脸皮比现在薄啊。




蔺晨:还没到手,我得端着点,等生米煮成熟饭他也跑不掉了




主持人:下一题,那时进展到什么程度?呃,这个跳过,我已经知道了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蔺晨:经常的?他房间




梅长苏:呸,最少去的地方就是房间!除了房间我哪里都不喜欢,他正好相反




主持人:嗯?两人对这个问题有分歧哈?




蔺晨:啊,这个嘛…情趣。比如说画舫啊,兰花丛啊,花架下面啊……




主持人:哇哦,长见识了




蔺晨:我还是最喜欢花架下面,适合谈情说爱




主持人:不愧是琅琊阁主,就是比别人会找地方




蔺晨:【得意地笑】




主持人:下一个,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梅长苏:可以的话很想为他做一碗长寿面,但是我私下试过几次……自己都吃不下去,也就作罢




主持人:江左梅郎洗手做羹汤?这画面太美




梅长苏:味道不美……




蔺晨:君子远庖厨,你不用的【摸头】我嘛,看心情,其实我还是想单独陪他过生日……飞流也一边玩去




主持人:阁主啊,没看阿苏最想收到的礼物是你放他自由一天吗?你连他生日都不满足他一下?【挑拨离间】




蔺晨:【摊手】对啊,其他人,除了我,暗卫都撤了




主持人:其实最应该撤的是你吧?




蔺晨:【农民揣】阿苏,你当真不要我?




梅长苏:眨眨眼】我不是不要你,你要怎么过嘛




蔺晨:【蹲】你想干啥我陪你干啥啊




主持人:又不是不要你,人家要自由一天嘛,你不要偷换概念




蔺晨:【瞥】又不是没扔过他




梅长苏:【听到这话突然委屈起来】




主持人:呃,我又被闪瞎了,注意注意。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蔺晨:【指】他,他说他把他一辈子都交给我了




主持人:需要矫正视力吗?阿苏?




蔺晨:【摸鸡毛掸子拍手心】




主持人:好吧,阿苏一直沉默,我就当他默认了




梅长苏:【还沉浸在上一题被扔过的回忆中】




蔺晨:【搂着拍】想什么呢?




梅长苏:【突然反应过来在采访】我告的白,三次,他才同意的




蔺晨:【搂怀里】又钻牛角尖了




主持人:没事没事,下一题让你们看清楚对方,您有多喜欢对方?蔺晨先回答,我已经看出阿苏对你的感情了




蔺晨:他是我的命,他离不开我




主持人:可是怎么觉得你是随时可以抽身的?




梅长苏:【赌气】喜欢到被扔掉后也心甘情愿再乖乖被捡回去




主持人:蔺晨,你真把他当你的命了?我怎么觉得你是阿苏的命啊?




梅长苏:【越想越委屈,一脸要哭的样子】




蔺晨:【冷静】如果他有一天真说要离开我,那么我成全他,【搂怀里轻轻拍】如果他要跟我一辈子,我就陪他到最后




主持人:【不知所措……】这剧情转的太快




蔺晨:【冷冷地】不过要是为了他在乎的其他的抛弃我,那其他的……




梅长苏:【眼泪已经在打转了】阿晨……




蔺晨:【搂怀里拍抚】乖~~宝贝不哭~~阿晨在呢




梅长苏:【认真】以后我再不想听到什么,我要走你就放手的话




主持人:对对对,来,给个保证,阁主




蔺晨:【哼】有本事你别说要走




主持人:阿苏,真不考虑别人了?你看这阁主,连句软话都不肯说。




梅长苏:算了,下一题吧,保证的事情不如做出来实际




 


评论

热度(81)

  1. 小飞龙凝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