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龙

【诚台】恋爱中的团子只有5cm(恋三岁番外,诚台百日第十一日)

薄荷chiaki:

*拖了好几天总算是补上了
*因为我们家开始吃清明团子了,所以想吃明台团子了

《恋爱中的人都只有三岁》


其一    其二    其三

《清明团》

1.
仲春与暮春之交,冬至后的第108天。
明诚收到了一盒清明团子。
明家的清明节和历年来一样,除了扫墓祭祖,便是吃清明团子,做些桃花粥,喝点紫笋茶。
拆开一个个精致的小礼盒,明诚把清明团子一个个拿出来摆在盘子中。
2.
打开最后一个盒子的时候,明诚觉得有些不对劲。
盒子比其他的都要重一些,明诚摇了摇盒子,只听见里面发出了'呜哇—'的声音,声音不大,闷闷的,像是什么东西撞到了盒子上。
明诚吓了一跳,盒子也掉在了桌子上,一个绿色的圆圆的小团子咕噜咕噜地滚了出来,小团子一直滚啊滚的,直到撞到了盘子上才停了下来。
“呜…”明诚看见从绿色的团子里伸出了两只白白的小脚丫,随即又伸出了两只小手,团子挣扎了半天依旧没能起来。
明诚呆呆看了半天,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但是手却不自觉地将团子扶正,啊…一个长着手脚的清明团子,明诚认真地得出结论。
3.
明诚还来不及思考是他在做梦,还是团子也能成精,那绿色的团子里钻出了一个小脑袋,“呼~憋死我了!”那个团子张着嘴巴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明诚盯着那张熟悉的脸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明台?!”
被叫成'明台'的团子盯着明诚几秒,瞪大了眼睛左看看右看看,惊恐地破了音,“我变成了一个团子!!”
4.
明诚小心翼翼地将明台团子收进手心里,团子表面还有些湿润,想来是刚才明台大哭的关系。
“怎么办呜…阿诚哥呜……”
明台哭得稀里哗啦,一抽一抽,那圆滚滚的身体就跟着抖动起来。
明诚一边指尖轻轻揉着明台脑袋安慰,“别怕,我在。”一边心想着的却是,稳住,明诚。
可是…好软好想捏。
5.
明台打电话给家里,说今年可能不能回来过清明节了,但明台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是被一阵剧烈的晃动给摇醒的。
他的脑袋撞上了一个软乎乎的东西,四周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到,还有一股浓浓的清香扑鼻而来。
紧接着明台就感觉自己打了几个滚,停下的时候他差点看见星星,我在哪?
6.
明台还是有些不习惯,明诚比他大了那么多,他现在顶多只有5cm,除了手脚之外还有一个圆乎乎的团子肚,行动各种费劲。
明台团子抱着明诚的胳膊,吭哧吭哧地想要爬到明诚的肩膀上,爬了一半就累得直喘气,明诚稍微动了一下手臂,他手一滑就吱溜一下滚了下去,明诚吓得赶紧接住了他。
“你要干嘛?小祖宗。”
明台团子觉得很气闷,憋着嘴不高兴,“阿诚哥,你在看什么!我也想看!”
明诚觉得好笑,“你看就是了,趴在我胳膊上干嘛?”
“字太大!这么近我看不清…”明台团子皱着眉头。
明诚捧着团子将他放在自己肩头,“这样可以看见了吗?”
“阿诚哥,你用得什么洗发水?好香啊!”
明诚觉得耳朵有些发烫,即使现在明台是个团子,但自己喜欢的人就窝在自己肩头,细小的呼吸喷在自己脖颈边,糯糯的声音融化了一片心田。
“下次我托人买了给你送过去。”
“啊…呃、不用了……我随口说说的…”明团子心虚地想要碰自己的鼻尖,却发现手太短压根碰不到,只好尴尬地捏了捏自己的团子。
瞒着全家人进了军校,不仅没去港大读书,和明诚一通电话还差点穿帮,明台有些忐忑不安。
“你在港大怎么样?生活的还习惯吗?”
“还、还不错……”
“是吗?听说你现在天天都准时签到,想必是教授讲得好,你很喜欢吧?”
“啊…我很喜欢、呵呵…”明台团子支支吾吾,心里早就叫唤上了。这也太不靠谱了!!没事签到那么准时干嘛!!
7.
明台团子在明诚的肩膀上睡着了。
明诚侧过脸,那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少爷,他缩成一小团,小脑袋就窝在绿色的团子上,团子配小少爷,明诚突然觉得有点饿,一时间没忍住舔了舔团子,小少爷微微抖了一下,继续呼呼大睡。
嗯…好甜。
8.
明诚刚想要抱着明台团子去睡觉,小家伙就迷迷糊糊醒了,他一边睡眼惺忪的,一边蹭着明诚的手指,“阿诚哥…”
口水沾了明诚一手指。
“困了就到床上睡吧。”
“不行…我还没洗脸刷牙…”明团子与睡魔挣扎着。
明诚看着他思考了几秒,团子要怎么刷牙洗脸?
明诚放好了一脸盆的温水,看着明台团子有点纠结,清明团子的皮本身就软软的很有弹性,还有点黏,肯定是不能用刷子刷的…如果直接下水他又会沉下去…
只听得咕咚一声,明台团子已经掉进了水里,咕噜咕噜冒了几个泡泡沉了下去。
明诚慌慌张张将团子捞起来,却见明台团子睡得正香。
这个小家伙真是一秒不看着就会出事,明诚无奈地拿出纸巾将明台擦干。
晚安,我的团子小少爷。
9.
早上天一亮,明团子就觉得饿了。
一个青团子窝在明诚的头上,抱着饼干咬得咔吱咔吱的,饼干屑从明诚的发间落到桌子上。
明诚无奈地将小团子拎下来,用指尖擦了擦明台吃花了的小脸,“慢点吃,明台。”
10.
但是,清明团子是有保质期的。
明台怕自己在没变回去之前就过期。
明诚紧锁了眉头,把明台塞进冰里万一冻坏了怎么办?但是不放冰里要是坏掉了也不行……
明台看着明诚纠结的表情,眼睛一闭,大义凌然,“阿诚哥,趁我还没过期吃了我吧。”
11.
明诚不想吃明台团子,那可是他的小少爷,即使变成团子他也想要保护好他,但是…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确很想吃了这个小家伙。
明台跳进盘子里一躺,“来吧!阿诚哥。”
不不不…这样还是不太好。明诚不想对着一只清明团子想些旖旎的画面。
所以明诚只是在紧闭着眼睛的小少爷脸上亲了亲,“你会变回去的,明台,别担心。”
明台团子红了眼睛,和脸颊。
绿团子变成了一个红团子。
12.
明诚去洗澡了。
明台团子窝在明诚的枕头边翻滚,他当然不希望自己就这么被当成团子吃了,但是如果对方是明诚的话,他愿意。
包括他的生命。



tbc




-----------------------------------------------------------------


百日诚台活动宣语:
老夫聊发少年狂,治肾亏,就含糖。锦帽貂裘,千骑上台郎。为报倾城随太守,阿诚哥,九芝堂。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时共拜堂。


群号:188681992(治肾亏,就含糖)



评论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