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龙

[靖苏]人群之中萧景琰的背部挂件为什么会动

拔丝玻璃捻成星:

可以说是联动我家阿冽 @糖蘸刀片补天裂 [论坛体/靖苏/琰殊]新科状元的烦恼的一篇文,短小一发完(也许)




“皇帝陛下,你还缺腿部挂件吗?”


萧景琰感觉自己今天的起床方式不太对,整个人都有点儿犯懵。他茫茫然地反问了一句“啊?”


对面那人适时又补充道:“哦,腿上挂满了也没关系,这挂件你要是喜欢,指哪挂哪!”


萧景琰看着他手上那一团绒绒的小毛披风里裹着那一张半梦半醒的脸,感觉自己懵得更厉害了。


那人又很是热情地继续推销:“这一套!经典款外装!”


小小的梅长苏在这人的掌心里坐起来,揉了揉自己的眼,又认真地扶正了歪斜的玉冠,然后才去看面前对比自己身量显得异常巨大的人。


“景琰?”


萧景琰陷入了僵直状态。


——他本以为,此生无处招魂,已是无缘再见。


小小的梅长苏好像确定了他的身份,从手掌上站了起来,似乎是想伸手来拉萧景琰的衣袖,又似乎是想认真打量他的模样。


萧景琰遭到了暴击,因为青白衣袖下那只小小的,张了又合的手掌,他从僵直状态中提前恢复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他问。


 


“诶,不喜欢这一套吗?”那人又接着推销,“哎哎哎客官你别走啊,这挂件儿自带‘奇迹苏苏’插件,随身衣柜种类丰富,想换啥就换啥!而且你俩有缘,他看起来很喜欢你啊。”


那是当然——萧景琰在心里默默地想——但“奇迹苏苏”又是个什么?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小小的梅长苏,只见他有点不情不愿地搓了搓袖子,把自己缩回了毛领披风里,再钻出来的时候换了一身轻甲白袍,即使是小小的一团,也觉得有些挺拔好看的意味,他很不自在地拨弄着自己额前不知道怎么就出现了的碎发。


“看!这一版附送的‘奇迹苏苏’插件和挂件本身一样都是限定版,你看,这就是限定版特别附赠的外装!发型!服装!配饰!随心换!”


披挂着林少帅常穿那一身的梅长苏扁了扁嘴,扭过头去把玩自己手里的小弓。


萧景琰忍下了嘴角的笑意。


 


“不过,”那人很严肃地嘱咐道:“衣柜里可选的衣物虽然多,有几件看起来也很精致,但还是最好不要让他穿出来的好。”


萧景琰还没来得及问是哪一身,那推销者就这么退后一步,消失在了大殿的帷幕之后。


有宫人轻声在外提醒,该是陛下起身上朝的时辰了。


萧景琰扶了扶额,觉得自己刚从一个荒谬的梦境中醒来——他是该醒醒去上朝了,当然也不会有什么小小的梅长苏,要来当他指哪挂哪的挂件……


有一记轻微的触感,落在了额头。


萧景琰睁开了眼,对上了一双清明的双眼,梅长苏仔细地看他,点点头:“身体没问题,景琰,你该去上朝了。”


说着梅长苏顺着袖管双手并用地开始爬,一下下地蹭到了萧景琰的肩头,终于坐了下来。萧景琰这才敢开始走动,他能听到梅长苏有些高兴地自言自语:“上朝啊——换件庄重好看一点的吧。”


 


萧景琰瞪着他面前半遮视线的帝冕。远处的臣子也没法看清楚在某一串玉旒上面,攀着一个小人儿,跟着垂下来的玉旒串晃晃荡荡。


梅长苏穿着他的秋水色蜀缎衣裳,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把自己的身量缩得更小了点,就跟着萧景琰上朝来了。


萧景琰觉得自己知道推销者说最好不要让梅长苏穿出来的究竟是哪一身衣服了。


他就在先帝的宫宴上见梅长苏穿过一次,想必这一身压箱底的每次穿出门,都会有人倒霉。


年轻的帝王一直忐忑到朝会结束,还好没有什么倒霉事出现。


 


萧景琰长出了一口气。


“怎么了?”梅长苏挂在他背后,两手扒在肩头问。


萧景琰道:“是我想岔了。”


无论是在何种境地,梅长苏都不会拿这样的事,同萧景琰开玩笑的。


武英殿的宫人匆匆过来告罪,说静太后送来的点心不当心被宫里养的猫儿给打翻了。


萧景琰记得今天母后说要给做状元糕。


萧景琰盯着梅长苏。


梅长苏眨了眨眼,他叼着一块状元糕,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地沿着腰线溜下去,一头钻进了萧景琰的袖子里。



评论

热度(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