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龙

【苏靖/楼诚】当小少爷和酥胸互穿了(欢脱向)

浮生十六夜:

第七话


 


明台因是在另一个世界,不必顾虑太多,便把这些年被大哥欺压的不平全都借着眼前的这个和大哥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发泄出来。因而刚刚笑得力气太大,现在正抚着胸顺气。


 


蔺晨体贴地送上一杯茶,看着明台一口口喝光。一杯茶下肚,明台情绪也平复了些,这才开始仔细打量起眼前的“大哥”来。


 


二人虽然样貌一模一样,但气质却天差地别。蔺晨一袭白衣坐在那里,手里摇着一把纸扇,一双桃花眼里水波流转,竟是生出了一丝仙风道骨的味道来。


 


“笑够了?”


 


“.....恩”明台下意识一缩脑袋。


 


蔺晨把手中扇子一合,挑向明台的下巴。


“美人儿,虽说这是长苏的身体不假,但你是谁?”


 


 


--------------------------


 


梅长苏悠悠转醒,颈部的疼痛感说明自己还是在明台的身体里。不过这个身体可比自己的那个好太多了,梅长苏在心中哀叹一声。


 


“医生医生,他醒了!”耳边传来呼喊的声音,是当时的那位姑娘。


 


梅长苏用胳膊撑着床铺坐起来,于曼丽赶紧上前扶他。一个穿着白色外衫的人也走了过来。


 


“明台,你认得我么?”于曼丽抓紧了梅长苏的手。


 


“....”梅长苏只能摇摇头。


 


“他谁都不认识了。”曼丽扭头望向医生,言语间带着一丝颤抖。


 


梅长苏瞪大了眼看着那个“意生”翻了自己的眼皮,用一种奇怪的金属工具按向自己的胸膛。


 


“这位先生的症状着实奇怪,”医生拿下听诊器转向于曼丽,“应该是受了刺激或是外力冲击导致记忆出现差错,现在只能再继续观察一段时间。”


 


医生走后,曼丽坐在床边,紧紧握住梅长苏的手,眼里的泪几乎要溢出来。


如果她没有去码头执行那个任务,明台就不会变成这样。


 


“姑娘。”梅长苏轻唤了一声。


“我看得出来,明台对你很重要,我也不愿瞒你。但现在的我,确实不是姑娘口中的明台,或者说,现在在这个身体里的思想不是他。”


 


梅长苏抬眼对上曼丽的眸子。


“我在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人,叫做阿诚,姑娘如若认识他,可否带我前去找他?”


 


 


-------------------------


 


“这么说来,长苏是到你的那个地方去了。”


 


“我觉得是这样。”明台拉扯着自己的袖子。


 


“嘿,好玩。”蔺晨拿过明台的手腕摆弄起来,“想不到书中记载的魂魄相移,竟然真给我见着了,我可得好好研究研究。”


 


明台撇撇嘴,这个人和大哥比起来真是轻浮,也不知道如果大哥是这个样子,阿诚哥是不是还会对他那么死心塌地。


 


对了,阿诚哥在哪?


 


“先生怎么称呼?我总不能也叫你大哥吧。”


 


“蔺晨。”蔺晨挑眉,“不过你叫我大哥我也不介意,反正是长苏那小子欠我的。”


 


“.....”明台决定还是先问问阿诚哥的下落“蔺晨你知道阿诚哥在哪吗?我上次来还见到他了?”


 


“你说谁?”蔺晨不解。


 


“就是...那个靖王。”明台意识到这个世界的阿诚也是不同的,“靖王,和我阿诚哥也一模一样。”


 


“这下子有趣了。”蔺晨笑着用扇柄敲了敲手掌,“我们三个的转世也到一块去了。”


说罢凑近明台低声问道,“你跟我说说,下一世我身边是不是美人环绕啊?”


 


“....”明台表示自己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你的身边没有漂亮姑娘,只有一个阿诚哥。”


 


 


---------------------------


 


“苏先生,这么说你也不知道我家小弟何时回来?”明楼靠在沙发上,阿诚端过来两杯茶,梅长苏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确是。”梅长苏如实回答,“苏某也不曾了解其中奥秘。”


 


“那就只能等。”明楼起身,“苏先生若不嫌弃先在明台房间里住下吧,免得大姐起疑。”


 


“多谢。”梅长苏拱手。


“明先生,苏某有一个请求。”梅长苏叫住明楼,“既然如今乃大梁后世,可否让我借史书一看?”


 


 

评论

热度(179)

  1. 允在= ̄ω ̄=爬墙的十六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