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龙

【蔺靖】可许长安 拾肆

文三香:

蔺晨回琅琊山了。这次不是不告而别,而是蔺晨所谓的:“把结发送回琅琊阁供着,好让那些人都知道有阁主夫人了不是?”


萧景琰当然知道并不只是这样,蔺晨身为少阁主要做的事情还是不少,便在床笫之间伸出手出捏了捏蔺晨的腰侧:“谁是你阁主夫人?”


蔺晨把这句否定句硬生生改成了疑问句:“你啊!”


然后抓住长长的五根手指,舌尖轻卷勾舔,把指尖指肚一个个放在嘴里吮吸。


“大梁皇、皇帝,怎么能做与别人的夫人?成何体统!”萧景琰极力想结束指尖的酥麻,却无济于事,手指的温度在那人口舌嘴唇之下温度急剧升高,竟带来温温柔柔的舒适,柔软的触感传进心里。


蔺晨低低笑了一声,把萧景琰揽进怀里:“我怎么是‘别人’呢?我的陛下,春宵一刻值千金,别耽误了~”


又是一夜荒唐,两具身体严密贴紧了,嘴唇、交合处纠缠在一起。蔺晨留了心思,没让萧景琰太累,当帝王坠入极乐,随着口中难以抑制的呻吟的坠落音调沉沉睡去后,蔺晨仔仔细细把他收拾好了,合并上两条长腿,盖好被子,就在夜半十分离开了。


刚打算翻墙而出,便被高湛抓了个正着。


“蔺先生,有正门不走,为何偏偏要翻墙?”


“难道人家问起来,我还回回都得说是陛下召见我?”蔺晨揣起手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萧景琰的男宠呢。”蔺晨老大不满意地撇嘴。


高湛用袖子掩面笑起来,继而又说道:“这些事本不该我们这些做奴才的问,但蔺先生,难不成您就总这样偷偷摸摸地……”


“笑话,我蔺晨什么时候干过偷偷摸摸的事了?”蔺晨把他今日还趴人家房顶藏人家房间里的事忘了个一干二净。


蔺晨转过头去看那老狐狸,问:“景琰让你来的?”


高湛回道:“不是。只是做奴才的为主上分分忧罢了。”


蔺晨在飞身跃出之前留下一句话:“无论是不是,都叫他放心。这些事,我还是能处理明白的。”


高湛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俯身行一礼。





自从梅长苏隐居以来,江左盟里都是宫羽、蔺晨主持事务。梅长苏为了让蔺晨安心陪萧景琰,便没有告诉他发生的事。但是蔺晨实际上早已收到了密报。


江左一带多处琅琊阁的鸽房被毁,不少暗哨被拔,派下去调查的人回来后都一头雾水,似乎是被人布下了网,被限制住了手脚。


江左盟盟主销声匿迹,早有各方势力觊觎着第一大帮,琅琊阁一直在暗中安插暗哨保护江左地界,维持了这么久,那些人终于是忍不住了。


蔺晨回琅琊山,飞流竟然早就被梅长苏派来等候。问他缘由,孩子只是不耐烦地说:“快点!去玩!”蔺晨于是将结发收藏好,取了些大约是用得上的东西,仔仔细细研究了梅长苏的调查结果后出发,去泠沁国。



而萧景琰这边,收到了刚刚成为大梁附属国的泠沁国的邀请函。

评论

热度(15)

  1. 小飞龙无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