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龙

【靖苏】梅长苏重生为景琰侧妃续15

舟州南:

慎入!不喜勿喷!谢谢!




接上文


蔺晨就在旁边斜着眼不屑地看着萧景琰,蠢啊!简直愚蠢至极!人飞流不比你疼长苏多了还要你在这瞎操心!也不知道长苏看中这人什么了!鼻腔里忍不住哼了声出来。


“吉婶!我的粉子蛋好了没啊?”


 


 




食不言。


餐桌上只有瓷勺碰到盘子清脆声和几不可闻的咀嚼声,偶尔还有宽大的袖袍与刺绣的桌布相摩擦的声音。


在黎刚甄平“帮忙协作”下摆出了一桌丰富的菜,梅长苏将衣袖往上撩了撩,来来回回却只在那几盘菜中落筷,而后夹给身旁低头吃的正香的飞流的碗里,自己停筷吃几口就要拿起丝帕给飞流擦擦因为吃得急而粘在了脸上的菜渍,做的顺手自然心甘如饴。


飞流就一直低头有些着急的往嘴里塞着那些自己爱吃的菜,两颊被撑得鼓起来还一动一动的。


倒不是梅长苏不在这琅琊阁就虐待飞流了,只是飞流向来依赖梅长苏,突然梅长苏不在了,蔺晨也是知晓飞流爱好的,可人家飞流不要他除非被欺负的很了都不愿把自己的碗推出来给蔺晨为他布菜的机会。


飞流自己呢,又是个孩子脾性,爱吃些甜瓜糕点这类小零食,从前梅长苏处处管着他为他好限制着食用这些东西的分量,可之前梅长苏不在飞流不开心还不让人家吃些自己爱吃的吗!


于是就整日抱着那些东西饭都不正经吃,幸亏蔺晨这个大夫在身边,不然飞流这几月来真要营养不良肠胃不适了。


许久未这样好好地坐在桌旁用晚餐了,况且身边坐着的还是自己信赖喜欢的人,飞流当然有些急迫。虽然他还有些迷糊有些不懂,为何水牛和坏人都说这人是苏哥哥,为何这人会知道自己爱吃的东西,为何这人给自己感觉这么熟悉这么舒适就和苏哥哥一样。


可是飞流好像是喜欢他的,也喜欢他的抚摸,喜欢他的温柔宠溺。


少年两颗黑琉璃般的眼眸时不时抬起来偷偷看向梅长苏,像是怕被发现般悄悄瞅着一旦发现梅长苏视线转向他就连忙低下头扒着自己的饭碗,额边几缕碎发随着少年迅速有力低头的动作在额头蹦跶着。


怕是近几月蔺晨也被折腾的够呛吧,不然飞流额前碎发都长的要戳到眼睛了蔺晨也不给他修理一下。


梅长苏将搭在飞流眼皮上那几根头发温柔的往边上拨了拨。


蔺晨终于吃饱喝足了,就在那打趣飞流,“小飞流啊,这可是个美人儿,飞流喜欢吗?”


梅长苏白了蔺晨一眼,萧景琰斜过眼冷冷地看着蔺晨,飞流把嘴抿起鼓着瞪着眼看着蔺晨好不凶狠。


于是蔺晨就觉得委屈了,一拍大腿,“嘿!你这个小没良心的!你看我辛辛苦苦带了你几个月,这外人一来你就这么对我啊!”


飞流一听就着急的双手抱住梅长苏拿着绢帕的那只手,对蔺晨道,“不是!”


“哦?”


“不是什么呀?”蔺晨撇撇嘴,“这不就是个外人吗?咱琅琊阁什么时候有长这样的人了?”


飞流将眉毛都皱出了两道结拱起鼻子对着蔺晨气冲冲地说,“不是!飞流!”而后眼巴巴地看了看长苏,对着蔺晨大叫,“就不是!”


梅长苏知道飞流维护自己,也明白飞流一时难以接受现今的自己,于是对着蔺晨道,“别闹了。”


蔺晨眼神闪了闪,罢了,当事人都不急他急什么呀,反正认不出小飞流也黏着人家。哎,看看萧景琰坐在那形单影只的模样,只能恶意地想着飞流缠着长苏让萧景琰吃瘪就好了。


这样想想,蔺阁主开心了,拿起桌上的白扇拇指轻推扇骨好不风流,“走喽,去看星星喽。”然后翩翩然俏公子模样脚步生风走了出去。


 






梅长苏从飞流房中出来,反手带上房门,动作轻柔怕吵醒才入睡的少年。


月明星稀,院中石凳上坐着一人正举杯对月小酌,只一背影梅长苏就笑了。


蔺晨没有回头,只是将桌上另一只盖着的杯子翻了过来满上了茶放在一边座上,青色茶叶在白色瓷杯中如小鱼般游荡而后缓缓沉下,在洁白月光下叶片脉络也清晰可见,梅长苏轻轻嗅了嗅,满意的想着蔺晨这品茶的口味还是不错的。


夏日的夜晚凉风习习,月满枝头,入口清茶由涩转甜,又是在飞流的门前,在这琅琊阁里,身边坐着挚友,景琰也在自己不远处。


梅长苏感觉特别好,心情也很畅快,这一切都是在蔺晨开口前。


蔺晨故意砸砸大口品了下茶,然后对着梅长苏,小声又故作谨慎地问,“萧景琰怎么样?”


梅长苏侧过头,看向蔺晨那张仍有些偏大的脸,此时那脸上的双眸里满是不解求知。


梅长苏不懂蔺晨怎么突然这么问,他不一向觉得景琰挺笨的吗。虽然是有一点,不过梅长苏也不乐意蔺晨这么说他。


蔺晨看梅长苏“扭扭捏捏”不说话,又把脑袋往前移了几分,“咱两谁跟谁啊!过命的交情啊!”还刻意把声音拖长了些,“跟我分享下感受呗。”


梅长苏蹙眉看向蔺晨,面前之人一脸戏谑,梅长苏顿悟拿起蔺晨放在石桌上的扇子一下敲了过去,“你大爷的!”


蔺晨夸张的捂住头,满脸不敢置信,挑高了眉毛张大嘴,“哎哟。”


梅长苏连个眼神都懒得给这个人了,满脑子的不正经。


蔺晨又凑过来,“我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啊,兰妃娘娘可是甚得圣心啊,这半年不入后宫之人都夜夜留宿你那啊,哈哈。”


梅长苏一手拍到蔺晨嘴上,堵住那豪笑之人压低声音道,“小声些!飞流在里面睡着呢!”


蔺晨也自觉噤了声,该调侃的也调侃过了。梅长苏又细细问了些蔺晨这几月间江左盟之事,该交谈的正事谈完了,两人相视下都不自觉的笑了,举杯相碰,一饮而尽。


“飞流你准备怎么办?”


梅长苏眯眼看向他,不语。


蔺晨看向隐在转角柱子后的萧景琰,“得,我知道你总有法子的。”而后凑到梅长苏耳边对他道,“好梦。”


梅长苏正纳闷这人突然神经兮兮凑这么近说话干嘛,在看见地面上一点一点拖长的影子,身后也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梅长苏没好气地斜了眼蔺晨,后者确是摇头晃脑一副志得意满之状离开了。


温热气息从后背传来,身后之人圈住梅长苏的腰,在蔺晨方才凑近说话的耳旁一声声唤着小殊,还刻意往耳蜗吹气。


梅长苏头大,这水牛真不是一般的倔。


 






第二天梅长苏才推开门,一青色身影就窜进了他怀里,“苏哥哥!”


梅长苏温柔地应了声,“飞流乖。”


好一副母慈子孝状,只有身后的萧景琰看见飞流在长苏怀里拱来拱去黑了脸。


 






================================


问:为什么景琰黑脸呢?


还有,新的脑洞不好吗我自己觉得很带感啊TT大家好像都不喜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呢


困惑的我求解求温柔的解(委屈)



表情像不像被敲后的蔺鸽主?



评论

热度(28)

  1. 小飞龙舟州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