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龙

(苏靖)18旁友,听说过潜规则吗?

坂田氏推土机:


  第一次走进这贴着福字的大门是被兴师问罪,第二次,作为来助阵的人,梅长苏看着对面的庭生,心情还是有点幸灾乐祸。
  
  “你这些图都什么时候拍的?我怎么不知道?”萧景琰修长的五指抓弄着庭生的头发,一边划着他的手机,从第一条微博起,几乎每条都和自己有关。
  
  “让您发现了还能叫偷拍嘛。”萧庭生同学根本没把自家小叔的威胁放在眼里,反手就抓住他的手,这可是隔着屏幕截图了多少次的爪子啊,终于摸到真的了,“小叔~您就是我的奋斗目标你知道吗?”
  
  “我先谢谢你喜欢,但你可惹麻烦了。”萧景琰无奈的揉了揉他的头发,点着微博主页资料道,“我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把性别设置成女生?八卦小报可没少润色我和未成年少女的恋情。”
  
  “发那么多舔屏的图,我也不好意思弄成男生,另外,和你传绯闻简直求之不得啊小叔!”
  
  梅长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臭小子,少抢我的台词。”
  
  庭生嘿嘿一笑,转向梅长苏道,“梅叔叔,我对抓拍时机的问题还有几个不太明白……”
  
  “哦哦你拿来我看看……”
  
  一大一小两个黑脑袋开始埋头摆弄单反,萧景琰拍了拍那两个脑袋,打算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
  
  “景琰。”
  
  “嗯?什么?”萧景琰回身道。
  
  咔嚓瞬间,闪光灯大亮。萧庭生赶紧凑头到梅长苏怀里看看成品,果然是一张佳作。
  
  “看到了吗?这才叫抓拍,没有机会也得创造机会。”
  
  “专业的果然不一样!”
  
  梅长苏展开双臂走到萧景琰面前,“生气啦?反正我也打不过你,来吧,绝不还手。”
  
  笑意满满的眼里是算准了萧景琰不会打他,梅长苏放心的展着胳膊,打算顺势来一个拥抱。萧景琰挑眉,一把捏上他的鼻头。
  
  “疼疼疼!景琰!疼!”
  
  “你都说了打不过我,盛情难却,怎么能不让你爽一下?”
  
  “我们可以换种方式爽啊!你我都爽的那种!”
  
  “闭嘴!”萧景琰松手道,“当着小孩的面也这么口无遮拦。”
  
  “污污污污污~”庭生突然喊道。
  
  他们两人一起回头,被闪光灯闪了个正着,惊讶的表情被记录的真真切切,庭生满意的看着相机里的图片,“不要污,要优雅好吧~”
  
  两人相视一笑,萧景琰故意板起脸想教训一下这被宠坏了的臭小子,那边的萧妈妈抄着漏勺就出来了,“景琰,三个里面属你最大,两个叔叔还好意思和小孩子计较?”
  
  好吧,梅长苏捏捏庭生的鼻尖,见萧景琰被拉去洗碗,一面想着一会去帮他,一面对庭生道,“第二张图不能发,你这个营销号,要搞清楚自己小女友的定位知道吗?”
  
  “知道啦!”摆弄着相机,庭生头也不抬嘟囔道,“谁说我是营销号,明明是网红女友好嘛。”
  
  厨房里,那个在镜头里难掩光华的人正十分居家的洗着碗,梅长苏伸手,从背后握住他沾满泡沫的手。萧景琰用手肘推开他,“小心弄脏了衣服。”
  
  倒是听话的退开一步,梅长苏用还干净的手指撩着他的耳垂,不依不饶的追逐,“带我来你家,不是只吃一顿饭这么简单吧。”
  
  萧景琰停下动作,“果然被你猜到了。”
  
  “你就是打算这样的,不计后果?”
  
  “我当然想过。”晶亮的眸子炯炯熠熠,萧景琰注视着他,突然笑了,“可有你陪着,我还怕什么?”
  
  两只沾满泡沫的手轻轻握住,梅长苏抬头,对面的玻璃橱柜里印出萧妈妈正走来的样子,他想挣脱,可萧景琰却固执的握着他的手,越来越紧。
  
  “景琰,你这是……”
  
  “之前大哥拦着我不让说,可我觉得,既然是早晚都会发生的事情,也没什么好遮掩的。”他只身站在梅长苏身前,手臂下意识拦在身侧,像极了小时候为小两岁的林殊出头的样子。
  
  “您从小便总说我沉稳,说我乖顺的不像个孩子。”萧景琰并没有看起来这样淡定,他几乎快要捏碎梅长苏的指甲,藏在身后的手也变得冰凉。
  
  “那么多年没有调皮捣蛋,也许,就是为了攒起来任性这一回吧。”
  
  经历过这次,梅长苏可能对去萧家吃饭这件事有了阴影,几乎每次都有新展开,每次都要摔跟头。
  
  “梅叔叔,我支持你们,毕竟小叔那么喜欢你。”萧庭生拉了拉他的衣角,半大的男生根本不会安慰人,梅长苏被他逗笑,脸上终于带了点人色。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萧景禹微凉的目光扫过梅长苏局促的脸颊,一字一句道,“景琰是我弟弟,我会护他一辈子。”
  
  “我也是。”梅长苏难得露出这样乞求的表情,“我形单影只了许久,垂暮后,能和我搀扶着蹒跚而行的人,非他不可。”
  
  本以为会是次艰难的修罗场,可意料之外,萧景禹点点头便带走虎头虎脑的儿子,离开的干脆,但脸色不好。
  
  这是,同意了?
  
  脚尖蹭蹭地面,梅长苏不自在的渡步两圈,脚步刚好落在咔嚓打开的房门前。
  
  萧景琰拿衣袖胡乱擦着眼睛,蹭红了那块皮肤。湿漉漉的眼睫尤带泪痕,那是喜极而泣的水光,无关悲切。
  
  “走吧,爸叫我送送你。”
  
  萧妈妈是和儿子一起出来的,她不是那样保守的人,否则当年也不会不顾外界说辞毅然和萧爸爸在一起。儿子幸福她当然开心,只是这幸福的对象,为什么偏偏是个男人?
  
  “静姨。”梅长苏孩子般站在优雅的妇人面前,他想说的保证太多,可最终只吐出了一句,“我会对景琰好的。”
  
  “你们两个要经历很多,都要好好的。”
  
  萧景琰眼中又忍不住含起泪光,萧妈妈踮脚故意揉乱了两人打理好的头发,站在原地目送他们出门。
  
  “你在书房,和舅父说了什么?”
  
  早就料到他会问,可结果既定,多说也无意义了。萧景琰深呼吸,一把揽住他的肩膀,“实话实说罢了,不过我有个比这更重要的事。”
  
  “小殊。”萧景琰一脸歉意,目光柔柔,甚至伸手捧住梅长苏的脸,“委屈你了,做我萧家的媳妇却办不了婚礼。”
  
  梅长苏挑眉,静静的看着他不说话。
  












竟然有小伙伴私信跟我聊出本简直羞耻hhhhh谢谢你们厚爱,可ooc成这样我给你们传个txt都不好意思,一想起来你们可能会下载来看第二遍都特别别扭qvqqqqq快别闹啦,毕竟我这种文笔hhhhh
越写越跑偏,好在马上就完结啦~
这篇没有肉,因为我在想写纯肉文练手的事,到时候可以一次性看个爽【污
讲真……ooc了你们要告诉我呀qvqqqqqq

评论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