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龙

【蔺苏】我不认识那个NPC- 6

秦岭老狐狸:

梅长苏手指头刚碰到段缅的衣袖,就听见脑中一声尖锐刺耳的蜂鸣。


倒下去的瞬间,他仰面看到了旁边蔺晨惊慌的眼神。


“——蔺晨!”


梅长苏猛地坐起来,差点儿撞上萧景琰的鼻子。


晃晃脑袋,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身在宿舍里。萧景琰正凑在他椅子面前看他。


“你靠我那么近干嘛?对我欲行不轨?!”梅长苏夸张地往后蹭了蹭。


萧景琰没好气地翻他一个白眼,道:“你以为我愿意啊?又不是长腿巨乳大美女,小爷品味哪有那么掉价?”又问他:“小苏,你刚刚鬼叫什么?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儿了呢。”


梅长苏摇摇头道:“就是突然从游戏中掉出来——”


他俩视线顺着话题落在显示器上一看,果不其然,宿舍半死不活的网又断了。


梅长苏的脑子还是有点儿昏昏沉沉的不在状态。


萧景琰抱怨,说他也是刚掉线,任务奖励还没领取呢人就给踢出来,明天上线也不知道奖励包还在不在了什么的。


梅长苏道:“我好容易接个隐藏线任务,还没做完呐。本来就背着黑名单,这第一个任务就完蛋,这真不是一般的点儿背。你说我是不是明儿该去琅琊山脚下找个算命的给测测?”但说着说着总觉得意犹未尽,好像他真正担心的还不止这些个。


哎呀想不清楚就先不想了。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网要掉线,还能咋办?洗洗睡呗。当下俩人各找各床去了。


 


可巧第二天上午是论文讨论会议,自大清早开始整一个上午,都坐在那儿听老头子们吵架。


也不知是否昨晚睡眠质量不高的缘故,梅同学依然脑子不在状态中。


学霸头一回觉得会议时间那么难熬。


他眼前又一次浮现出某NPC惊慌失措的神情。


唔,那家伙向来脑子不怎么灵光,他不会以为我死了吧?梅长苏拿支笔在本子上乱画着道道,胡想着。不会不会,蔺晨一直都知道NPC与玩家的区别。


“咳!”萧景琰突然抬手撞了一下他的胳膊,抬头就见教授老头对他怒目而视。


“哦——哦,我的研究结果是......”梅长苏翻开资料。


他要是以为我不行了要把我埋了怎么办?——我靠梅长苏,说好的不胡思乱想了呢!


————————————————————


 


蔺晨大清早前脚刚迈进屋子,就听到一声久违的系统提示:


【叮!玩家梅二十四上线。】


两步奔到床前,就见梅长苏眨巴眨巴睁开眼睛,却不开口说话,掀开被子瞪着自个儿上上下下一通猛瞅。半天才放下心似的长舒出一口气儿来。


蔺晨抽抽嘴角道:“怎么怕我占喽你便宜?我有恁禽兽吗?!再说了,爷的品味哪有那么掉价啊?”


梅长苏心骂道,你丫跟萧景琰那货是一个倒霉老师教出来的吧?想想不对啊,我跟萧景琰才是真•一个老师教出来的。


把这句话吞回肚子去,梅长苏只得实话实说:“我就检查下你有没有准备把我埋了或者火化......”估计自己也听着丢人,声音越来越低。


看蔺晨一愣,转而明白过来,嘴角扬起一抹“你智商没上线”的诡异笑容,梅长苏果断岔开话题问:“咱这是在哪儿?”


“还能哪儿?客栈啊。你昏迷着死沉死沉的,我可没那力气抱你上山。”蔺晨故作委屈道:“我这四天四夜啊可是不眠不休地伺候你啊梅长苏,你醒了不说无以为报以身相许吧,连句谢都没有,小没良心的!”


说着咂咂嘴,作西子捧心状。


梅长苏差点儿被他惊掉一地鸡皮疙瘩,直接“呵呵哒”无视掉那句“以身相许”,淡定地把眼前人拨拉开,穿衣下床道:“我快要饿死了,蔺晨,你饿不饿?咱出去吃点儿东西吧。”


梅长苏是研讨会散会直接就杀回寝室上的线,心急火燎得连饭都没顾上吃,跟中了邪似的!他在心里暗暗嫌弃自己个儿。


经他这么一提醒,蔺晨才想起来自己看顾着他,也几天没怎么正经吃过吃食了。


二人当即拿了东西出门朝楼下走。


半道上梅长苏纠结半天,还是张嘴道:“谢了,蔺晨。”


蔺晨回头:“哦,谢我什么?”


“谢谢你明知我死不了,还肯守着我这几日。”


“我还道你要谢我没一抔土把你埋了呢。”


“......”果然不能跟这家伙认真说话!


————————————————


 


在大堂落座完毕,蔺大土豪开始对着店小二可着劲报菜名。店里的八大样八小件基本都给这位点了一遍,就差说一句“把你们小破店能上的菜都给爷上喽!”


又见他二人穿帛佩玉,根本不像普通玩家穿着系统发的布衣精打细算地花银子。


“终于见到野生的土豪啦!”壕气之浓郁,小二NPC捧着菜谱内心澎湃,差点儿就要给跪了。


 


梅长苏无视了四周金灿灿的光芒。


趁着蔺晨挑挑拣拣点菜的当儿,梅长苏落得清闲,点开自己的控制面板检查。


抓采花贼的任务果然没有完成,任务状态变成了沉沉的灰色,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重新开启。


不过想到这支线小任务本身就是蔺晨布置的,那天段缅一听说要带他玩,狗腿得就差没直接把自个儿绑成个粽子躺地上求带走。简直扯淡。


额,呵呵。这样的任务,没有完成好像也没什么特可惜的吧。


不过说起布置任务——梅长苏瞟蔺晨一眼。那人已经点完菜食,掂着个折扇子在一旁装风雅。


“我点了辣花生和糖醋江团鱼,长苏我记得你喜欢的对吧?”蔺晨感受到他的目光,转头潇洒一笑。


四周一片抽气声。


【世界】【琅琊山】【无邪最相思】:地点天福客栈!速速来看!前几天的少阁主夫夫又跑出来虐狗啦!少阁主果然全服最帅NPC(捧心)!


【世界】【琅琊山】【年年】:我就在现场~今天并没有情侣套装呢,差评!然而依然配一脸啊配一脸嘤嘤嘤!


【世界】【琅琊山】【小萝莉的小】:艾玛琅琊阁有钱还真不是盖的啊。蔺少阁主点了这么多好吃的,穷人围观好心塞!


【世界】【琅琊山】【秦岭的走兽】:楼上懂什么?人少阁主是要在心上人面前全方位表现自身优势!连吃甜吃辣全都知道,这么体贴的男人,给我来一打!!


.........


灼灼的目光汇集下,梅长苏的脸又一次黑下来。


“他们在系统频道里说什么?你看得到的吧?”梅长苏低声道。


是了,这就是刚刚被大脑不够清晰的梅长苏忽略的重点——蔺晨这个奇怪的NPC,他似乎能看到系统,能听到玩家任务,甚至......梅长苏直觉,他能偷窥自己的属性面板?!


W!T!F!这!都!不!科!学!如果真是这样,这跟在他面前裸奔有什么区别!


蔺晨对他摆出一个特无辜的圆满的笑脸:“你都看不到,我怎能?”


梅长苏磨牙:“你老实说,那天问你好感度的事——”


他方才一扫眼,蔺晨的好感度那一栏几日间已经升到了65,已经是挚交了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就是像现在这种,不仅蔺晨怪怪的,连带着周围众人也都相当诡异的气氛。


蔺晨看他脸色三变五变,还非要面上绷着不裂,觉得他逗起来着实有意思。刚想继续调侃两句,却忽然听见一声娇呼“救命”。


 


还没反应过来,迎面冲进来的白衣少女就一头撞入梅长苏怀里。


店里一群人还没明白,又见六七条虎背熊腰蒙面大汉跟进店堂来。


“把那个女孩子交出来,爷几个饶你们一条小命!”蒙面人大声叫道。


说话间,客栈大堂里看热闹的玩家依然多了一倍不止。


梅长苏扶额。


大白天的穿着夜行衣什么的根本就没意义好吗?!


还蒙面,蒙你大爷啊反正也没人认识你们!这么大声就是怕别人不知道你们是组团来杀人的吗?!


这里戳着这么多有武力值的玩家,几位大哥你们是妥妥的拉仇恨求群殴的节奏啊?!


还有这追杀美貌少女路遇江湖豪侠的狗血桥段......


槽点太多,已经不知道从何吐起了好吗。


正想着,怀里的少女抬起脸来,拉着梅长苏的衣襟哭道:“公子,请救救宫羽吧!宫羽还不能死!”


梅长苏定睛一看,嚯,狗血桥段当真靠谱——这个妹子好可爱~


却没注意到身旁蔺大少爷的脸瞬间冷下来。


 



评论

热度(139)

  1. 小飞龙秦岭老狐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