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龙

【苏靖/楼诚】当小少爷和酥胸互穿了(欢脱向)

浮生十六夜:

两个人一时半会回不去了23333


----------------------


 


第六话


 


“师父,你找我。”夏秋穿过回廊,上前向夏江行礼。


“梅长苏还在里面折腾吗?”夏江背着手站在栏杆前,望向地牢的方向。


“确实还未消停下来。”夏秋如是道,“听说这江左梅郎身子弱得很,如今关在地牢里倒是闹出来好大动静。这其中,会不会有诈啊?”


“他现在人在我手里,已是身陷穷途了,我还怕他耍什么花招不成?”夏江冷哼一声。


“把梅长苏带过来,我要亲自审他。”


“是。”


 


 


---------------------------


 


两个侍卫半拖半拽把明台弄到亭子里,明台喘着粗气半挂在一个侍卫身上。


虽然明台到来之后梅长苏的身体要好上一些,但还是有些太弱了。


明台揉了揉胳膊,一抬头就看见一个穿黑衣的人背对着自己站着,虽然没有看到脸,但一股阴冷之气还是弥散开来。明台精神一下子就紧绷起来,这种应战的感觉,就像是面对着那些日本长官。


果然这个人就是幕后指使者,但到底是谁?明台回忆了一下自己看到的梁史,表示自己不知道。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此人绝非善类。


 


“梅宗主这几天休息的如何啊?”夏江转过身来,戏谑的打量着明台。他的脸上带着笑意,却使人遍体生寒。


 


明台好歹是军统训练班出来的,这种场合也不是没见过。经过这几天他大概也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处境。于是慢吞吞的整理了一下衣服,深吸了一口气。


“老头,识相点赶紧把我放了!虽然不清楚我们到底什么仇什么怨,但你再敢关着我,我大哥和阿诚哥是不会放过你的!”


 


“呵。”夏江听到明台的话感觉有些好笑,“想不到天下第一大帮的帮主竟还要依仗他人。”


 


天下第一大帮?明台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身体的身份这么特殊。小说中常说,这些江湖人士总会在各处结各种各样的仇,想必眼前的人就是这什么梅宗主的仇家,现在来寻仇来了。


明台很忧伤,这都摊上的什么事啊!


“咳咳。”明台挺直身板,学着那些江湖老大的口吻,“是又怎么样,知道是本帮主还不放了我,你想死吗!”


 


“梅宗主这是什么话,你以为到了玄镜司,还是在你的江左盟吗?”夏江坐在桌子前倒了两杯茶。


“说吧,卫峥在什么地方?”


 


怎么到处都是魏征?明台扁了扁嘴。


“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哦?”夏江望向明台,“想必梅宗主还不清楚玄镜司的厉害,嘴巴再硬的人,在我这里也撑不过两天,梅宗主想要试试吗?”


 


“卧槽,大梁76号啊!”明台一脸厌恶,“你是汪曼春吧!”


“什么七十六!”夏江眼睛一横。


 


“你先放了我。”


 


“梅宗主还想跟我谈条件?真是刁顽呐。”


 


“跟你这种人不把条件讲好我不得吃大亏吗?”明台微微一笑。


 


“好啊。”夏江俯下身子凑近明台,“招也招得彻底一点,你说,是什么人指使你的,是不是靖王。”


 


“你这个老头,在这挖坑等着我呢!”明台恍然大悟,“你是想让我去诬陷那什么靖王是吧!”


 


“不是诬陷,是实事求是。”夏江一字一顿,“靖王劫走赤焰逆犯,这可是欺君的大罪,至于你,难道还想置身事外不成。”


 


靖王?这名字好熟悉。


记忆中那个挂着鞭炮的小哥喊过这个名字,对着....阿诚哥!


 


“呸!就算换了一个身体,我也不会帮你这种小人害阿诚哥!”


“你说什么!”夏江感觉到一丝怪异,发力扭住明台的胳膊,明台哎呦一声倒在桌子上。


“你到底是谁!”


 


“你管我是谁,总之你快把我给放了!”明台费力挣扎了几下,“等我阿诚哥来了!你就完蛋了!”


 


“是与不是,你都别想活着走出我玄镜司的大门。”夏江自怀中掏出了一粒药,递到明台嘴边。


 


“我死在这里!我的弟兄是不会放过你的!”明台大喊。


 


“呵,你以为我夏江是什么人?”


 


夏江!明台猛地一惊,“你就是那个诬陷赤焰军的奸臣!”


 


“你说什么!”夏江把明台重重摔在地上。


“我难道说错了吗?联合谢玉诬陷并绞灭赤焰军的就是你,我告诉你,你活不了多久了,因为你的阴谋会被揭晓,你犯的罪都将会被一一审处。”明台一边咳嗽一边喘气,“等东窗事发,你就死无葬身之地!”


啪!夏江一巴掌扇向明台,目眦尽裂。


“你自己做过什么自己清楚,就算现在杀了我也改变不了你末路的结局。”明台勾起嘴角,“别以为你赢得过历史。”


 


夏江拳头开始颤抖,眼睛红的快要滴出血来。他一把掐住明台的脖子,把那颗药逼进明台嘴里。


“原来你的真正目的,是为赤焰翻案。”


“但你忘了,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就算死,也得拉着江左盟宗主梅长苏!”


 


明台呼吸越来越困难,身体没有一个部位不疼。


他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


 


 


梅长苏看看于曼丽,看看郭骑云,又看了看手里拿着的奇怪玩意。


“那个,二位啊。”梅长苏斟酌着开口,“这是什么地方啊?”


 


曼丽和郭骑云也看了看梅长苏,又对视一眼。


一片沉默......


 


“二位是?”


 


“组长!”还是郭骑云率先反应过来,一把按住梅长苏,“曼丽你快过来看看,组长是不是受的打击太大,傻了啊?”


曼丽本来还跪在地上哭,听到这也紧张地站了起来。


 


“.....”梅长苏很郁闷,他还要赶回去算计夏江呢。不过看这架势,这两人大概是和明台一伙的。


“在下苏哲,”梅长苏心一横,干脆什么都说出来,也可以借助他们的力量,“不瞒两位,其实在下并不是这个身体的主人。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也不知道。但是不知两位与这具身体的主人有什么关系?可否帮助苏某回到原来的世界里?”


 


听到这话曼丽眼泪又开始掉下来了,“怎么办啊?明台他真的傻了。”


“我怎么知道会变成这样啊!”郭骑云抓了抓脑袋,“谁知道组长会突然过来啊。”


 


“那现在呢!”


 


“....”郭骑云望向梅长苏,对方还正在等待他的答复。


“组长你真不认识我们了?我记得你抗打击能力不弱啊?”


 


“我的确不是明台。”梅长苏无奈,“我也没有疯,我刚刚说得都是真....”


话还没说完,梅长苏就觉得颈上一痛,眼前出现了无数雪花点。


 


“郭骑云你干什么啊!”曼丽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扶住倒下的梅长苏。


 


“还能干什么。”郭骑云一把扛起梅长苏,“看医生啊。”


 


 


 


---------------------------


 


明台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混沌中感觉自己被转移到了床上,很多人在自己周围走来走去。他很疼,但是喊不出来,自己好像溺在了深海里,周围一片黑暗,动弹不得。


过了很久,明台感到眼前出现了一丝亮光,他努力的向亮光游去,使劲睁开眼睛想要看清它。最后,亮光笼罩了全世界,明台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呦~醒啦。我就说你这家伙命不该绝。”一个身着白衣披头散发的人坐在一旁,笑吟吟地摇着扇子,“你说你一封飞鸽传书我就跑断了腿从南楚跑过来,你可得好好报答我。”


 


“大...大哥?”


 


“你叫我什么?”蔺晨听清了明台的话,凑了过来。“来来来再叫一遍。”


 


“....”明台盯着蔺晨看了好一会,整张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


 


“又怎么了?”蔺晨看着明台一副要死的表情,很是奇怪。


 


“大...哥...你这造型,,,真帅.....”


明台再也忍不住了,一边摇头一边锤着床铺,笑声喷薄而出。


“哈哈哈哈大哥你真是够了咳咳咳咳!你难道...不知道...咳咳咳白色最显...月半吗哈哈咳咳咳咳!”


明台身子还很虚,这一弄又震得自己咳嗽起来。但还是阻止不了明台对眼前“大哥”赤裸裸的嘲笑,眼泪都出来了。


 


全然不顾对面的蔺晨瞪着自己,脸色黑得吓人。


 


阁主表示自己是因为照顾缺陷人士才没有上前揍人。


 


-----------------


 


肿么办我还是不太了解死间计划呢。。。

评论

热度(128)

  1. 允在= ̄ω ̄=爬墙的十六夜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