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龙

【蔺苏】柴米油盐酱醋茶 05酱

alittle小小:

好吧,今天上班又摸鱼了……


这个坑好像真的没什么姑娘喜欢,百日之后的更新热度创新低,我好伤心_(:з」∠)_


一个俗到不行的设定,主要是想写一个执念不深的梅长苏和一个仍旧洒脱的蔺晨之间的故事。


自己开的坑,即便没人看也要填完,5555555……


==========================


前情回顾:01020304


==========================


05 酱




蔺晨最终没能忍住好奇,拐弯抹角地问了给那小丫头的信。




梅长苏看着那人一脸心虚地旁敲侧击闪烁其词,没来由的就大笑起来。




看着梅长苏笑得趴在桌上,肩颈牵出的弧线脆弱而纤美,随着笑声起起伏伏地抖动着,蔺晨原本的些许羞恼就那么平白消散了去,取而代之是豁然开朗的心境,好像一直以来蒙在眼前的薄纱终被掀开,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清晰明亮起来。




既已将这个人引为知己,那想要了解他帮助他便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般迂回曲折着实不是自己的风格,倒不如爽快开口更好。




“好了吧,我承认我就是好奇了,而且也猜不出个所以然来,还望梅公子指点一二。”蔺晨一把折扇收在掌心上下轻敲着,脸上已是漾起无所谓的笑容,大有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蔺晨这副样子又是引得梅长苏一阵大笑,直笑得腹酸气促眼角泛光才勉强收敛下来,起身从自己的书箱中取了两封信交到他手上。




“既然你都这样问了,那就自己看看吧。”




毫不客气地接过信,蔺晨首先扫了眼面上,空白的一片,一个字儿也没有。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便伸手探入并未密封的开口,摸出一页信笺来。蔺晨双手展着信笺细细看了一阵,完了再取了另一封信,又如此这般读了一遍,最终用略带疑惑的神情看向了梅长苏。




两页信笺上是两首词,一首西江月,一首水调歌头,文风清丽婉约柔情百转,看似出自大家闺秀,但字迹却毫无疑问是出自梅长苏之手。




“你难道没听说过,京城头牌歌姬宫羽姑娘,所唱词曲都是其亲力所作,乃有名的才女佳人吗?”




蔺晨何等聪敏之人,梅长苏这般一说,他便当即明白了其中原委。又想起此前自己那番胡乱猜测,倒真真是俗气透了,不禁又觉好笑。




“这还真是,一笔好买卖。”蔺晨将两页信笺原样叠好,又仔细装好,递还给梅长苏。




“那是,不然靠着替人写信那几文钱代笔费,可怎么养得起你我二人。”梅长苏接过两封信,又转身放回书箱之中。




看着梅长苏的背影,蔺晨叹了口气。




这京城果真是个浓油赤练的大酱缸,远远地便闻见香气四溢诱惑无限,走进了才发现实则乌七八糟糜烂泥泞。而梅长苏这样清润如玉的人,本应安闲于喧嚣之外,自在于山水之间。


 


偏生这人非要在这酱缸之中徘徊辗转,为了那身外功名而不惜让自己染上乌糟的颜色,让人心疼,却又无可奈何。


 


不知第几次叹气,蔺晨揉了揉已坐得有些僵硬的腰,想要挪动一下被硌得发疼的大腿,却忘记了自己这是在树上,一不小心身旁分枝上挂的灯笼便被碰得咕噜噜滚下树去,里头的烛火就那么闪烁几下,便不出所料地熄灭了。




“……”蔺晨无语地望了望天,无月的夜空格外压抑,无数的星辰也照不亮昏黑的郊野,远处村落人家的灯火也摇摇曳曳地显得特别的遥远。




据说梅长苏当日即兴所作的诗词近五十首,过人的才学惊艳全场,其中便包括了当今国相谢相爷。于是,在这曲水流觞酒会后的第三天,向来敬贤爱才的谢相爷便遣了人来请梅长苏过府相叙。




没想到这一去便到了入夜时分还未回来。




这乍暖还寒春夜冷的时候,那个人的身子在这寒夜里走一遭,若吹着风,指不定就得冻出病来。想到那人出门时还特意穿的薄衫配了环佩,蔺晨没来由一阵烦闷,抄起披风点上灯笼便匆匆出了门去,打算在城外的小树林中等着。




这下倒好,灯笼就这么给弄灭了。蔺晨抓了抓头发,正犹豫着要不要下去一趟把灯笼捡起来,眼角余光却扫见不远处一点黄色的光摇摇晃晃地愈行愈近。




当黄光及至几步之遥的地方,蔺晨看清了提灯的人,正是来请梅长苏的人,而他身旁跟着的,当然就是梅长苏。




“时候也不早了,管家还请留步,梅某自行回去便可。”




原本打算跳下树去的蔺晨见两人停了下来,又止住了动作,摒住呼吸想听听两人说些什么。




“如此,那我就不多送了,梅公子请。”只见那管家双手抱拳做了一揖,国相爷的管家果真也是礼数周全。




蔺晨觉着这会儿下去不那么适合,正思忖着是不是等那管家走了在下去追上长苏,却被一声惊呼给惊了一跳。




“管家你这是何意?!”回过神来的蔺晨赫然看见那管家的手上握了把匕首,在暗淡的星光之下显出苍白得渗人的冷色,而梅长苏的右手捂着左臂,显然已经受伤。




“梅公子,我也是奉命行事,不过受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对不住了。”说罢,那管家又再抬手刺向梅长苏,直指心脏位置,显然是打算彻底的杀人灭口。




眼看着梅长苏退无可退,蔺晨再来不及多想这前因后果,从树上一跃而下,恰好落在了那管家身后,抬腿朝着他后颈劈下,人便登时晕死过去。




“蔺晨……?”看着从天而降的人,刚经历变故的梅长苏恍若置身梦中,只轻轻喊了那人的名字。




“快跑,有什么话以后再说!”蔺晨听见远远传来细密的脚步声,竟似有一整队的人朝着这边赶来,显然是对方留着的后手。顾不得许多,只得拉着梅长苏狂奔起来。




当两人气喘吁吁地回到家中时,蔺晨是头一次如此庆幸自己没将那匹马给卖掉。草草收拾了些银钱,看那人仍旧眼神迷惘的样子,二话不说将人抱上马,出了村子,背着京城疾驰而去。



评论

热度(98)

  1. 小飞龙alittle小小-宠物博主佛系更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