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龙

【蔺苏AU】秣陵小区07幢 20

清修纳言:

赶在转机间隙爬上来来一发我也是real拼!


不许说我不勤劳!


------------------------------------------------------------




20


 


这边梅长苏终于得到了第一次放风的机会,欢天喜地出门去。


 


那厢萧景琰却对着几张病历印影本照片截图黯然神伤。


 


收到手机上蔺晨发来的几张照片的时候,萧景琰还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然而仔细看了几行之后,他就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当年小殊是怎么挣扎着活过来的,又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地狱还魂般变化面前,萧景琰甚至不敢去问他。上一次见面梅长苏待他的态度还算正常,只是对这十年间的事只字不提,于是萧景琰也就不敢提,只能当做一切都好,一切都过去了,只能谈眼下和未来。如今这几行零散残缺的病历记录仿佛揭开了冰山一角,让人可以想象那些血淋淋不忍直视的炼狱,也让萧景琰对梅长苏如今糟糕的身体状况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


 


信息里除了几张照片以外并无只言片语,萧景琰却立刻接收到了手机那头发送人无声的谴责。


 


萧景琰抓起电话打给梅长苏,能接通,却总在“嘟”了几声之后被掐断,这就是“人在但是不想接”的意思了,只好作罢,想了想,拎起内线电话打给下属。


 


 


快到金大校门口的时候,梅长苏奇怪地看了一眼一路上第n次把手伸进衣服里的小蔺大夫,“怎么了?吃坏肚子了?”


 


小蔺大夫第n次掐断了衣服内衬口袋里某人的手机来电,展颜一笑:“怎么会,我还等着去金大食堂吃顿好的呢。”


 


梅长苏无语,好像刚刚才吃过吧,怎么又要吃?


 


真是个货真价实的吃货!


 


走到校门口,就发现门卫正在查进出人员的证件。


 


“咦?今天怎么查这么严?”小蔺大夫纳闷,“平时没人查呀。”


 


“因为今天星期天,金大周末进门会查,正常。”梅长苏无比淡定,说完就径直走上前去,不出意外地被门卫拦了下来查证件。


 


梅长苏一脸镇定:“我们是黎老先生在校外收的学生,老先生约我们今天来谈话。”


 


门卫一听,连证件也不查了,挥手放行。


 


小蔺大夫连忙跟上几步以示是跟他一起的,顺顺当当进了门。


 


走在洒满点点阳光的林荫道上,小蔺大夫好奇地问:“黎老先生是谁啊?”


 


梅长苏一笑,“文史学院的镇院之宝,大梁的文坛领袖。也就你这个歪果仁不懂得行情了。”


 


“嘿,隔行如隔山好嘛?”被鄙视的小蔺大夫摸摸鼻子,“你还真是说谎不打草稿哈?”


 


“啧,我哪有说谎,黎老先生真是我老师来着,”梅长苏微笑,“只不过老师今天不在学校我们没见着而已。”


 


小蔺大夫表示服了!


 


图书馆进门的地方,小蔺大夫先刷了进去,然后回头凑过来看,就见梅长苏用腕表对着晃了一下,绿灯亮起栏杆开,计划通!


 


小蔺大夫表示,黑科技,跪了!


 


金大的图书馆总是满满当当的,最好的位置一大早就被人占光了,上下转了半天,两人在古籍区一处大书架后面坐定,这区有点偏,要找书的人也少,位置倒没什么人来抢。


 


小蔺大夫自己带了笔记本和书自个儿看自个儿的,梅长苏就近在附近的书架上逡巡了一圈,随手拿了一本燕文版的燕渝战史,随手翻起来。


 


蔺晨瞟了一眼,顺口问了句:“这原文的,你看得懂?”


 


“略懂,好久不用了,正好复习一下。”梅长苏答得云淡风轻。


 


“这种小语种你都懂?你还会什么?”小蔺大夫有种不好的预感。


 


“唔……”梅长苏一手撑着下巴想了想,“燕,楚,渝,鹅,鹰?反正大梁的敌对国和假想敌和国际通用的都略懂吧。”


 


略懂到可以看原文书是吗?小蔺大夫n个学位在手的学霸尊严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衅,在心底悄悄地磨了磨牙,状似淡定地“哦”了一声,低头看他的内科学梁语版。


 


闲闲的翻了十几页之后,梅长苏掩嘴打了个小小的哈欠,抱怨道,“你是不是给我下了什么蒙汗药了?怎么一和你在一起我就特别容易困呢?”


 


小蔺大夫勾唇一笑,头也不抬地翻过一页书,“困了就睡,能睡是好事。”


 


梅长苏又打了个哈欠,从善如流地趴下睡了。


 


“呐,枕头给你。”小蔺大夫拽过手边一本大部头的专业书,把自己的外套盖在上面,推给对面的人。


 


梅长苏把“枕头”拽过来抱在怀里趴上去,瞬间就会周公去了。


 


小蔺大夫一目十行地扫过书页,又把最后的专有名词对照表仔细瞧了一遍,自觉任务完成,抬头一看对面的人微张着嘴睡得正香,可惜没流口水,否则可以好好笑话他一番。


 


看着看着小蔺大夫就起了些不好的心思,还没付诸实践呢,就听见一个惊讶的声音往这边飘过来:“哎呀呀小蔺大夫你怎么在这里?”


 


蔺晨一抬头就看见言豫津抱着书和笔记本兴冲冲地走了过来,连忙对他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可惜已经晚了,梅长苏睫毛颤动了两下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小蔺大夫黑着脸送给言豫津一个白眼。


 


言豫津这才看到蔺晨对面趴着睡觉的人,不由嘴张成一个O型:“苏……苏先生?你……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小蔺大夫对“苏先生”这个称呼忽然产生了一丝微妙的不爽,叫的好像这人德高望重而自己小了他好几辈儿一样。


 


“下午好啊豫津。”梅长苏直起身,笑着打了个招呼。


 


言豫津觉得有点闪瞎,高冷的苏先生什么时候这么温柔的对他笑着说过话。


 


“吵什么吵,小声点,不知道这是图书馆呐?”小蔺大夫压低声音。


 


“嘿嘿,这不是意外嘛,感慨下人生何处不相逢呀!”言豫津抓抓脑袋,不客气地在同一张桌子上坐下,看了看刚睡醒的梅长苏,兴奋地压低声音:“苏先生,前一阵的庭审我看见你啦,你可太帅啦,我爸在家三天两头夸你呢,这事儿是你一手策划的对吧对吧?赶紧给我说说吧?”


 


梅长苏支额浅笑:“豫津啊,作为言部长儿子,别的你不懂,保密守则你该懂吧?”


 


言豫津眨眨眼,拖长了声音“喔”了一声,在嘴上做拉拉链状,“好吧我错了,我不问了。”


 


“那你们怎么会在一起啊?”好奇宝宝继续问,“这不属于保密内容了吧?”


 


小蔺大夫用笔敲了敲他的脑袋:“这属于医患隐私。”


 


“你不是兽医嘛?跟飞流医患才对吧?”言豫津奇怪地问了一句,而后恍然大悟,“哦我知道了,医完了飞流就医到人身上去了是吧?我懂的!”说完还冲小蔺大夫挤挤眼睛,“一起泡图书馆的不是情侣就是室友,对吧?”


 


小蔺大夫很想给他的智慧点个赞,情侣加室友什么的,最美好了!可惜面上还得端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言豫津同学,你的想象力有向危险的方向发展的趋势,要不要这么三俗?”


 


梅长苏这会儿再迟钝也察觉出了某人诓他来图书馆的用心,耳朵都有些烧了起来,眯起眼睛送给言豫津一个危险的眼神:“豫津,你皮痒了是吧?”


 


言豫津立刻闭嘴,双手合十作讨饶状。


 


安静了没一会儿,言豫津同学又发现了新大陆,“哇!苏先生你看的是原文版的燕渝战史吗?我我我……我这学期论文就是这个题目啊!”言豫津同学一脸崇拜地闪着星星眼,就差条尾巴摇啊摇了,“你辅导辅导我吧!原始文献好多都是燕文的我一个字一个字地问字典好费力啊!”


 


梅长苏笑,“辅导你什么呀,我比字典好使么?”


 


“是这样是这样,我的论文题目是想考据当年燕渝最大的那场渝国由胜转衰的关键战役里,有一个我方的将军起到的重要作用,这个人在正史里完全没有提及,只存在于野史八卦里,我想看看燕国和渝国自己的文献和野史都是怎么写的,可是翻译好少啊!苏先生你有看到过吗?”


 


“好像是有提到这么个人吧?”梅长苏撑头想了想,又低头去翻书。


 


小蔺大夫阴恻恻地插进来问了一句:“豫津你吃过晚饭了没?”


 


“吃过了呀,我吃过饭来的,准备晚上在这奋战论文呢,你们也是吗?”


 


小蔺大夫合上书,合上电脑,微笑:“不好意思,不是,我们要去吃饭了。”


 


“呃……这样啊。”


 


梅长苏笑笑,起身打算把书放回原处,一起身眼前一阵发黑,被小蔺大夫眼疾手快地一把扶住。


 


言豫津吓了一跳;“苏先生你没事吧?”


 


梅长苏缓了一下,待眼前的阴翳散去,重新站直,对两人笑笑:“没事,坐的久了些。”


 


小蔺大夫哼哼两声,对言豫津道:“病人不接受家教工作,知道吗?”


 


言豫津低头合十做惭愧状。


 


“那么,好好学习吧豫津同学,再见。”梅长苏对他挥挥手,被小蔺大夫拉着胳膊拖走了。


 

评论

热度(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