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龙

【靖苏凯歌】拍戏时突然穿越到了电视剧里怎么办

宝!一:

•最近看好事近,凯凯和苏先生的相处非常有趣,所以在想歌歌和景琰相处会是什么样子……(
•标题瞎起的,如果以后还会继续更新的话就会改一个正经点的标题
•也就是说不一定会有后续x
•我,很多年不写文


-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孔导跟灯光老师还有摄像大哥围了一圈,在商量房间的布光。
对面搭戏的王凯穿了一袭月白的外袍,黑色的深衣袖子露出来,拿着台本,嘴里念念有词,在一室摇曳烛火下映得好一个佳公子。
胡歌就这样靠着背后的软垫,盯着王凯。
春困秋乏,早春的寒气被炉火驱走后,眼皮就变得沉重。眼前人刚毅的浓眉被光与困倦的湿气晕染,显得模糊不清。
工作人员的脚步声话语声嘈杂着一直没有停过,胡歌阖上了眼。他感觉王凯仿佛在那一瞬间抬头看向他了,但随着最后一丝光线也坠入黑暗,这最后的一瞥又好似错觉。
声音仿佛渐渐远去了。

-
再醒来时,胡歌面对的是王凯凑在眼前的一张大脸。
他见胡歌睁眼,愣了一下,就又退了回去
“苏先生是乏了么?确实天色不早,我今天还是不再打扰了。”
“无碍无碍。”一觉醒来头昏脑胀的胡歌脱口而出了背好的台词,挥手将要起身的王凯拦下。
等等,不对啊,这帮人搞什么,我这一不小心睡着,怎么刚醒来就开始拍了?这么突然。
胡歌揉了揉眼睛,扭头想告诉孔导他不在状态。

月光洒进来,透过竹编的门帘,变成一道道莹白的痕迹铺在地板上。
空无一人。
嗯?
又扭头。
……??

-
“先生在看什么?”
对面的王凯歪着头,一脸求知好问,看起来状态绝佳,演技满点。
这什么恶作剧。
“人呢?”胡歌跳了起来直接问王凯。
“什么人?”王凯的演技仿佛正在爆炸,那微愣又纳闷还带两分好奇的神情被他的大眼睛演的入木三分。
“就其他人啊?你们拍完了么?我的部分还没拍呢,你们该叫醒我呀?”
而王凯却让人火大,看起来就像嚼了炫迈一样还在演:“拍?拍什么?”
“戏啊!”
“……戏?”
“不是,你们这什么恶作剧啊。”胡歌哭笑不得,看王凯这状态,他仿佛明白这恶作剧的套路了。大概是想让他体验一下一觉醒来王凯就真的变成靖王的感觉。
不过这阵仗也太大了吧,戏也不拍了人也撤了,就连原本堆在镜头死角里的杂物都被收拾的一干二净,就剩个王凯。
胡歌不知道怎么反应比较好,是逗一逗王凯让他笑场,还是也演起梅长苏打个配合让他们下不来台,或是先把藏起来的人都找到。
他相当冷静地站着想了一会,决定采用最简单粗暴的办法。因为那帮人绝对就在屋外躲着。

王凯一路追了出来:“先生要去哪里?苏先生?”
胡歌愣在院子里。
怪。很奇怪,以至于已经有点吓人。电视剧里的苏宅是在好几个不同的地方取景的,并不是一个正真的完整的宅子,这点他很清楚。但现在,虽然才走出几步,但他已经察觉到了这不容忽视的违和感。
苏宅的场景们无缝拼接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真的宅子。

-
金陵城的打更人的声音远远的响起,一慢三快的四声咚咚,着实已是半夜。
萧景琰将不知为何傻在了院子里的梅长苏拽回屋内,摁在火炉旁边,稍犹疑了一下,又取了件外袍给他披了上去。
在梅长苏对面再次端坐好后,萧景琰再次开口:“先生到底怎么了?是否要我去叫苏宅的人来?”

-
胡歌的大脑正在飞速运转。
作为一个有些向往离奇经历但又相信科学的正常人,胡歌在一阵心潮澎湃后,冷静的断定了自己这是在梦里。
胡歌听说过清明梦,就是当一个人做着梦却又能意识到自己在做梦时,就可以靠意志很大程度上的控制梦里的事物,飞天遁地不再是神话,就连让面前这个由自己的潜意识形成的王凯,或者说萧景琰,一瞬间变成光头也不是不可能。
于是胡歌开始像念咒一样小声嘀咕道:变成秃子变成秃子变成秃子。

-
萧景琰慌了,苏先生只是与他谈话时迷糊了一下,清醒后就变的很奇怪,现在还一直念叨着要他变成秃子。
难道是心神劳累终于脑子瓦特了?怪我怪我,明知苏先生身子骨不好,还三天两头往这里跑让先生陪我通宵,真是罪过。
这时候果然还是要叫来黎纲甄平,这样想着的萧景琰刚起身却又被梅长苏拦住了。
“且慢!”变秃头失败的胡歌再又尝试了让天变亮让屋子变小让自己上天连续失败后,觉得还是先稳住情况,总结一下处境。
首先,这绝对是个梦。
其次,网上说的清明梦的内容大概是骗人的。
最后,从梦中醒来的最好方法大概就是在梦中睡一觉。

“殿下。”胡歌抬手行了个礼,“苏某无碍,方才只是思绪飘移,有些恍惚了而已。”
萧景琰迟疑地点了点头:“既然如此,先生还是快些休息吧。连日叨扰先生实属我的过失,让先生劳心劳力了。今日还是就此告辞了。”
胡歌头点的像小鸡啄米,好的好的好的你可快走吧我这急着醒来去拍戏呢。

-
“先生当真无碍?”萧景琰一步三回头。
“当真当真。”胡歌赶小狗一样冲他摆手。

-
次日清晨,值班守夜的甄平凭借他不错的听力,听到自家宗主的房间里传来了一声音量不大,却饱含情感、抑扬顿挫的:卧槽。


评论

热度(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