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龙

隔壁鄰居梅長蘇(十二)

柏油堂:

隔壁鄰居梅長蘇(十二)


閱讀注意:


全文繁體/現代轉生設定/靖蘇向/人物個性可能OOC/


進度:兩人轉生後,只有靖王記得上輩子的記憶/小殊不記得/


日常故事我可以寫一百集!!(你冷靜)


神祕嘉賓上線(?


然後用了喉嚨癢的梗,啊哈哈。


★★★★★★★★★★★★


晏氏診所裡的第二診療室有個相當溫柔的女醫生,雖已中年之姿,依然優雅溫婉,不少病人都是衝著她細心不失專業的看診而來。


此人在病患間總被稱作靜醫生,同時也是蕭景琰的母親。


趁著上午看診時間快結束前,蕭景琰排上了最後一位看診的名額,這是刻意排的名額,最後看診後母子兩還會簡單地吃頓午餐,才會散會。


「母親,今天依舊很忙呢。」蕭景琰很主動地抬起手讓她診脈,年過五十的母親看起來保養得當,優雅中不失貴氣對待病人時總有幾分嚴肅,對待自己的兒子總是多了點溫柔。


「是啊,氣溫差異大,感冒的人特別多,你也是──一個不注意就重感冒了,感覺好些了嗎?」


「已經好多了,休了兩天看起來是沒問題了。」但是,他下一秒卻猛地咳嗽,簡直在打臉他剛才的話。


「你看呢,這還叫沒問題?夜咳一直好不了,對吧?我開點藥帖給你,感冒是好了,但是底子沒根治,往後只要碰到冷風就有得你咳了,回去要按時吃藥,懂嗎?還是讓我去你的住處照看?」這番回答像是醫生又像是母親的角色,讓蕭景琰只能苦笑以對,這咳嗽來得真不是時候啊。


「我真的沒事,是剛好喉嚨癢──感冒是還沒痊癒,但是


好得七八成了,不用母親特別來照顧,這幾天我的鄰居廢了些心思,還特地送粥給我吃呢。」


「是蘇先生嗎?雖說是晏醫生的病人,但是經常聽你提起,好像我與他也很熟識了。」


「說到這件事,他們要我跟您道謝,每次都送這麼多點心給他們吃。」蕭景琰聊起鄰居,嘴邊的笑意又忍不住,但是此時喉嚨又癢了為了不在母親面前失態,他努力地憋住咳嗽,整張臉都漲紅了。


「你這個咳嗽的毛病一時是好不了,這幾帖藥一定要按時吃,還有啊我老聽你說蘇先生身體不好,他還過來看照你,這沒問題嗎?萬一把感冒傳染給他怎麼行?」


「母親說得是,我有努力不傳染給對方,蘇先生也懂得這個道理,每次來拜訪都有做好防護的。」蕭景琰搔搔頭,怎麼老覺得身為病人的自己反而像是犯了錯的人呢?


「那就好,你自己也注意些,要是沒好轉也別撐著,隨時都可以聯絡我,行嗎?」


「多謝母親關心。」蕭景琰笑了笑,面對既是醫生又是母親的角色,他們母子之間還算拿捏得當。


「對了對了,這燉湯拿回去喝,可舒緩咳嗽的毛病。」她轉過身將擱在桌下的保溫瓶遞給蕭景琰,還連帶給了一盒精緻的紙盒,裡頭的香甜氣味完全藏不住。


「這是給你那位鄰居的弟弟吃,新學的甜點,我多做了幾個要給他。」


「我會跟飛流說一聲,這幾天感冒都沒機會送甜點給那個孩子吃,聽說這幾天時不時的提起呢。」蕭景琰接過紙盒與保溫瓶,這一趟果然有甜點可拿,想來這也是母親的興趣,有人捧場何樂而不為呢?


「那孩子真的這麼喜歡啊?下回我多帶一些親自拜訪好了。」


「你會喜歡飛流的。」蕭景琰倒也不阻止,但是這個下回是何時,恐怕會是很久以後的事,他母親在這間診所裡可忙了。


「好了,快回去休息吧,燉湯別忘了喝。」靜醫生看看時間也不拖延,急著催促兒子快回去休息。


「好的,我這就先離開了。」


蕭景琰離開診所時不忘戴上口罩,從診所走回住處約莫十分多鐘的路程,他人離家還有幾尺,遠遠地就看見自家門前站了個人。


「小殊?」他一看清來人,急忙的狂奔而去,一抵達自家門口,瞬間咳嗽的毛病湧起,猛咳不止連話都說不清。


「景琰,你還好吧?」林殊看他咳得喘不過氣,擔憂得猛拍他的背。


「沒事沒事,是喉嚨癢又跑得太急了。」蕭景琰的咳嗽總算緩了下來,深吸幾口氣才穩住氣息。


「這樣啊?感冒好些了吧?」


「剛剛才讓母親看完診,已經快痊癒了……對了對了,這個是母親要給飛流的甜點。」蕭景琰將紙盒遞給他,眼底藏不住欣喜的情緒。


「飛流念了好幾天,他收到一定很開心。」林殊收過紙盒,小心翼翼地收在後頭,兩人又這麼相視了一會兒,前幾天發生的事,在他們之間還瀰漫著一股難以解釋的尷尬與曖昧,不過這都是蕭景琰單方面的糾結,林殊看起來就落落大方許多,不過就是個吻啊,吻救代表好感,只是他想表達情感的一種行為,但是蕭景琰實在臉皮薄,一下子又詞窮了。


「你、你找我有什麼事嗎?」終究,還是蕭景琰打破尷尬輕聲問道。


「來送蛋粥,這次還加了點藥材,可以補身。」林殊將手裡的保溫瓶遞給他,蕭景琰騰出另一隻手接過,看著那兩只保溫瓶,林殊不禁勾起淺笑。


「你母親也有準備啊?這麼一來我弄得這個蛋粥……」


「不礙事的,只是一般燉湯,我吃得完!真的很謝謝你。」


「那就好。」


「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就進去休息了,下午我得回事務所工作,已經請掉一上午的假,那頭累積了不少工作呢。」蕭景琰說完這句話轉身就往屋內鑽,那背影徹底呈現四個大字,落荒而逃。


林殊看著被關上的門,無聲無息地嘆了口氣,蕭景琰在躲他啊,躲得太明顯、太徹底,讓他實在不知該如何去化解了。


「這下可真的麻煩了。」林殊帶著困擾的心思悠悠地走回自家屋內,門一開飛流立刻看到他手上的紙盒,想也不想地搶了過去。


「有好吃的。」


「哎?你這小子就知道吃的,這什麼?甜甜圈?又是你鄰居送的啊?」跟在飛流後頭有個紮著馬尾的高大男人,嘴邊含笑三句不離幾分輕浮感,飛流一搶過紙盒充滿防備地躲到林殊後頭,就怕對方靠近。


「你又是什麼態度?我難得回來這裡一趟,這是你該有的態度嗎?」男人忍不住伸手捏捏飛流得臉頰抱怨,就看到這孩子跟林殊親暱,卻拼命躲著自己感到相當不快。


「藺晨,你一直鬧飛流,他當然想躲你。」林殊儼然是稱職的保護者,將飛流嚴實地守在後頭,還打掉捏著他臉頰的手。


「你們這兩人真是沒道理,江左的人擔憂你的健康狀況,要我一下飛機就趕來看看,結果是這種態度,沙發都還沒坐熱又要我熬什麼藥膳粥,當我是你的專屬廚師啊?我可是醫生啊!」藺晨被這兩人的態度氣壞了,毫不留情地損了又損,等罵夠了才窩回沙發,打開電視試圖轉移注意力。


「是是是,我知道你這一趟來得辛苦,要你幫忙熬碗粥而已,幹麼這麼計較?」林殊看來相當習慣他的作風,有意無意地安撫後,還從廚房裡端了兩杯剛泡好的咖啡遞到他面前。


「唷?剛剛那碗粥送出去啦?鄰居回來了?」藺晨毫不客氣地端起杯子輕啜幾口,黑咖啡的香味讓他舒坦得眼睛都瞇起來了。


「是啊,順利的交給他了。」林殊同樣端著杯子卻陷入沉思,一旁的飛流滿嘴的甜甜圈,正吃得不亦樂乎,他順手抽了張紙巾替飛流擦嘴,短短幾秒內卻悄悄的嘆了好幾口氣。


「唷?這怎麼回事啊?反而一臉惆悵,你鄰居嫌粥不好吃啊。」藺晨瞥了他一眼,立刻看出外人無法察覺的心思。


「他不是這種人,只是……前一陣子發生了一些事。」


「喔?吵架了?你怎麼沒做好敦親睦鄰的工作啊?難怪要送粥賠罪。」


「都說不是了,你怎麼老是把我形容成像是惡鄰居一樣呢?」林殊覺得無奈啊,他在這位老友的心中到底是什麼樣的形象?


「不然是什麼?看你愁雲慘霧的,簡直像是失戀──喔,不是吧?你對那位鄰居有意思?這是被拒絕的前奏啊?」藺晨立刻揮揮手,一臉詫異地看著他,還補了句:「我彷彿聞到了戀愛的酸臭味,長蘇、你談戀愛了喔?難得啊,你不是說這輩子都不會談戀愛嗎?嘖嘖、我就說話不要說得太早,作死了吧?」


「你少說幾句行不行啊?我什麼都沒說,你倒是補了一堆劇情來,比我還會寫,我下一期的專欄就給你代寫好了。」


「行啊,稿費一個子兒都不能少,我超樂意代筆的啊。」藺晨毫不猶豫地接受,有外快可賺他當然不拒絕。


「你這等文采只值一碗粉子蛋,我上市場給你買一碗湊合就行了。」林殊沒好氣地又回嘴,藺晨絲毫沒被打擊到,還轉頭對著飛流嘻嘻笑了一會兒。


「飛流啊,你蘇哥哥看來是談戀愛囉。」他笑嘻嘻地,彷彿看出了天大的祕密,努力地戳啊戳,戳得林殊一陣臉紅又困窘。


「蘇哥哥談戀愛,蘇哥哥談戀愛。」飛流單純卻也清楚的感覺到這幾天,他的蘇哥哥各種異狀,看來如藺晨哥哥所言一般。


不過,談戀愛是什麼意思呢?啊、就是之前蘇哥哥跟他聊的事嗎?


「你們都在胡說什麼啊?飛流不要跟著鬧。」


「才沒鬧呢,飛流跟我說說,你的蘇哥哥在喜歡誰啊?」藺晨不死心,繼續戳個不停。


飛流低頭認真地思索了好一會兒,靈光一閃直覺想到了某人,他抬頭張口喊:「是水──」


話還沒說完,林殊一手壓住飛流的嘴,阻止他說下去。


向來聽話的飛流也閉上了嘴不敢多說,林殊慌忙之下總算阻止了飛流說溜嘴,免得又被藺晨抓到把柄,這一損搞不好可損上幾十年也說不定。


「你擋住飛流的嘴也沒用,我猜猜、是隔壁的鄰居,對吧?還親自求我幫忙熬治感冒的藥膳粥,能讓你這麼費盡心思的人,對你來說一定很、重、要。」


林殊看著他,瞇起眼一時間沒有說話,心想著不知道拿桌上盛裝糖果甜點的盤子往他頭上敲,不知是否能把這人一把敲昏,快遞送回江左呢?


「長蘇,果然戀愛囉──」


「你大爺的──」最後,林殊氣不過,狠狠地罵了聲,而藺晨依然嘴邊勾著看好戲的笑臉,絲毫不為所動。



评论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