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龙

(苏靖)13旁友,听说过潜规则吗?

bantianshituituji:


  经过一番不了了之的争吵,当事人之一的萧景琰,事后也按时去预订的宣传活动报道,作为曾夸下海口要将功补过的人,梅长苏其实是有些焦头烂额的。
  
  这不是他苏哲名下的资金独资的电影,自家老爸赤焰集团的斥资还好说,可剩下的那一份是相当棘手的金陵影视传媒集团。
  
  商人总是唯利是图的,人家想方设法炒作自己投资的影片也无可厚非,甚至这种事梅长苏以前也做过不少,他毫不陌生。
  
  可这次不行,再难,他也要做到。景琰的演技值得被尊重,值得被赞赏喝彩,他靠能力赢得的欣赏里,绝不能揉一点别人的沙子。
  
  打碎了牙也只能往肚子里咽,梅长苏揉揉脸,准备继续用老一套的说辞面对金陵一方的股东们。
  
  “戎轩逐鹿现在的票房还很客观,甚至一度刷新了你们金陵影视所有影片的历史票房,我想,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如一起见证一个奇迹?”
  
  舌灿莲花的人根据事实把新片夸成了朵花,抹着额头上并不存在的虚汗,梅长苏盘算着一会该如何邀功,还盘算着接下来还要怎么做,才算认错态度良好。
  
  回廊转角,黎纲急急忙忙的冲过来差点撞倒梅长苏,惊的身后一干人等赶紧扶住他。毕竟这位看起来一直是一副十足的文弱样,说话声有时都透着股子有气无力。
  
  “抱歉,梅某告辞。”呼应着刚才谈论的古诗词,梅长苏幽默感十足的向众人拱手行礼,一派的谦谦君子作风。
  
  黎纲的默不作声在到了四下无人的电梯里才被打破,他先哼了一声,见梅长苏不为所动,终于忍不住道,“宗主,您下次挑演员,最好换个知变通的,省的我们也跟着受气。”
  
  头都不抬,梅长苏勾勾手指,示意他继续。
  
  “那萧景琰——是!实力一流。”撇撇嘴,压下激动的心情,“可得罪人的本事也是一流,倔牛似的,您看重他,他一声冷笑就把公司一哥气的鼻子都歪了。”
  
  “我就是看重他。”梅长苏不知为何带着丝得意洋洋,“景琰一向克己自持,公然和别人发生争执,一定是事出有因。”
  
  您这护短真是护到家了,黎纲偷偷翻了个白眼,“靖王这角色要不是您偶然遇到了萧景琰,没准还真是人家的。大火的机会被横刀夺爱,人家讽刺两句,也不能那样顶回去吧。”
  
  大步流星向车库走的步子突然停下,梅长苏问道,“那人都说什么了?”
  
  “都是小明星的老三样。”黎纲道,“什么走后门抢角色,攀关系之类的,萧景琰这么多年按理也应该习惯了,可还跟愤青似的回嘴呢。”
  
  “然后呢?景琰说什么了?”
  
  “他说,无聊。”黎纲无奈的挠挠头,“然后冷笑一声就走了。”
  话音未落,梅长苏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夸张的连眼角都要浮出眼泪,“哈哈哈……说的好,的确无聊之极。”
  
  “您可别夸了。”帮自家老板拉开车门,黎纲边发动车子边埋怨道,“这样下去,他哪里还接的到片子?金陵公司雪藏他也是早晚的事了。”
  
  “那不在金陵呆不就完了。”梅长苏意味深长的搓了搓指尖。
  
  “让景琰跟着我,只拍我们想拍的片子,心无旁鹜的做演员。”
  
  抬手换挡,黎纲默不作声的开着车,想让眼前的车流分散他的注意力,把嘴边那句您图的什么压下去。
  
  “宗主,我们去哪?”
  
  “开了这半天才想起来问我。”也不生气被白白耽误了时间,梅长苏收回了视线,“掉头,去接景琰,他今天录节目应该快回来了。”
  
  对着朋友似的下属,有些说不出口的话还欠着一个解释。梅长苏倾身,换了副一本正经的表情,“我对景琰的付出,并不仅仅只是弥补一份感情,更多的是因为他值得。”
  
  “总有一天,你们会认同他,还有我们之间的羁绊。”
  
  车子还没开到录制现场,后座的梅长苏挂着忍俊不禁的笑接了通电话,之后便嘱咐黎纲从后门进去。
  
  “靖王殿下正被热情的女孩们包围,要我们等等他。”
  
  停车场里刷刷微博,梅长苏便被各类萧景琰参加访谈的信息狂轰滥炸,不管是小视频还是照片,随随便便就是上万的转发量。
  
  不用后台运作短短一个小时就登上热搜榜,迷妹的力量让大导演着实震惊了一下,同时还有些吃味。
  
  手指划过屏幕里饭拍的照片,萧景琰正温和的扶着不甚跌倒的少女,那丝微笑带着他一向的从容优雅,从小就戳中梅长苏各种萌点,可现在,也同样戳中了万千少女的心。
  
  时间没过多久,可能黎纲不小心睡着在车座上纯属因为他嗜睡,萧景琰终于敲敲车窗,拖着疲惫的身躯坐进来。
  
  黎纲揉揉眼睛,只说他太实在,别人家的艺人这时找个借口就溜出来了,哪有让经纪人先回自己解决的。
  
  “她们带着一片真心,我能回报的也只有这么多了。”走红之后,本就不擅长这些的萧景琰实在是太累了。
  
  “景琰和别人,自然是不同的。”梅长苏的赞赏还没讲完,旁边的人已经开始打盹了,他笑笑便噤了声,让累坏了的人先休息。
  
  迷迷糊糊快就着车里的凉风睡着时,萧景琰又突然转醒,在后视镜里眼神躲闪,可下定决心后却又是无比真诚。
  
  “黎先生,我想来才觉得,早晨太过鲁莽,辜负了您一番苦心。”
  
  这道歉太突然了,黎纲愣了半天,才结结巴巴的说没关系,一个劲的看后视镜里的梅长苏,后者半开玩笑的让他看好路。
  
  “小殊。”萧景琰叹了口气道,“我早晨的赌气,不会影响到电影的宣传吧。”
  
  “不会的。”偷偷拉住落在座位上的手,见萧景琰没有拒绝,梅长苏心情大好,又不着调道,“就是有我也无所谓,谁叫是你呢。”
  
  “跟我不必这样小心翼翼。”他的手指拨弄着对方的指甲,“喜欢你的人,并不需要你完美无缺。”
  
  驾驶座的黎纲今天第二次翻白眼,假装没看到后座的老板肚子被揍了一拳。
  






返校前的最后一更hhhhh马上就要上火车啦好不想回去qvqqqqqqq
题外话说一句:红色这个抗日剧真的特别好看啊啊啊啊啊少女心简直爆棚【迷一样的少女心

评论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