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龙

懵逼少年的双面郎君(苏靖殊琰)-10

有雪无花:

犹豫了半天,还是让白月光殿下领了便当,随之,感觉工作量加大好多,作为一个懒人,作者君也不造自己会不会弃坑。


友情提示,本章有文风突变,文风突变,文风突变(重要的事说三遍)


                                                                                                                    


啥玩意?


虽然年过六十但头不晕眼不花耳不鸣的老太君第一次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甄*单身狗*平默默咽下心口呕出的血,笑意盈盈地又重复了一遍,“宗主说自己昨天不小心用力过猛,把萧二少爷,额,新夫人弄伤了,他连夜带着新夫人去药庐找蔺大夫了。”


 


长苏好样的!


不输你太爷爷当年的风范!


老太君默默在心里给自己重孙点了32个赞,把一脸皱纹笑成了一朵灿烂的菊花。


 


阿喂,老太君,您老人家可以不要笑得这么猥琐明晃晃吗?


甄*单身狗*平不忍直视地别过了脸。


江左盟药丸!


               分割线,下面开虐                                                           


“人手都安排出去了?”


梅长苏长身立于马上,眸光一冷,双手在耳后一阵揉弄,揭下佩戴多时的人皮面具,再抬头时已换了一副容貌,英气非凡,顾盼间似有刀光剑影掠过。


若有江湖中人在此定会大惊失色,这幅容貌赫然是琅琊阁第一高手-----林殊。


 


“黎刚已经带人先行进入金陵城了。”


“传信黎刚,见到人立刻给我拿下。”


“回来!”


“不许伤他!”


 


一路狂奔让萧景琰着实有些狼狈,他的脸上左一道右一道,像极了一只花猫,只剩一双眼睛依旧干净清亮。


就快到祁州了。


他都好久没有见过景禹哥哥了。


他怀念那个人温暖的怀抱,怀念那个人摸着他发旋干燥的手掌,怀念那个人坚实的后背。


那个人不仅仅只是他的兄长,更是半个父亲,是他的一片天。


他想扑进哥哥怀里,对他撒娇,


他想说,


哥哥,小七委屈,小七心里疼。


 


“该死的!”


梅长苏林殊一勒缰绳,策马向来路狂奔。


他怎么会认为景琰会回金陵呢?


琅琊阁的消息写得明明白白,萧选偏爱老二老五,对这个老七根本视若无睹。


这个时候,景琰怎么敢回金陵!


他一定是去祁州找他大哥去了。


 


过了明月楼再转过一个折角便是哥哥所在的明月山庄了,萧景琰仍不住翘起了嘴角。可就在即将转弯之前他不知为何突然勒住缰绳,动作之猛使得胯下坐骑长嘶一声,前蹄扬起,马身几乎直立。再落地时,萧景琰的手一松,整个身体从马背下摔落下来重重砸在地上。


可是萧景琰却好像并未觉得疼痛,甚至好象根本没有察觉到身边围了一群人正在对着他指指点点,他的视线直直地锁着不远处的那个街角,面无血色。(注:这几句坠马来自琅琊榜,作者君表示还挺怨念这一段被删了的)


 


偌大的明月山庄化成了一片废墟。


萧景琰拉过身边的路人,哆哆嗦嗦指着近在眼前的废墟,语气近乎哀求,“这是明月山庄吗?”


被吓了一跳的路人来来回回打量了他几遍,怜悯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明月山庄上个月发生了一场大火…….”


萧景琰没有听他说完,他拉着路人的衣袖不放,仿佛溺水的人抓到了一个稻草,声嘶力竭地问到,“庄子里的人呢?庄主呢?庄主呢?”


“整个山庄无人生还。”


“萧庄主乐善好施,却……苍天无眼啊!”


“小兄弟节哀顺变吧。”


 


哥哥死了?


不会的!不会的!


只是一场火而已,


哥哥那么厉害,不会的!


 


萧景琰狼狈地冲进废墟里,赤裸着双手在断壁残垣间拼命刨着刨着,眼泪和着鲜血落在了这片烧焦了的土地上,然后他颤抖地捧起了一块碎了一半的玉佩,黑漆漆的玉佩上的字迹依稀是祁。


那是哥哥走时他送给哥哥的礼物。


 


萧景琰忽地安静了下来,他仰头望着黑云压境的天空,要打雷了。


 


可是,再不会有人在打雷时捂住他的耳朵了。


 


这个世界,会叫他小七的那个人不在了。


 


天塌了。



评论

热度(81)

  1. 小飞龙有雪无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