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龙

(苏靖)12旁友,听说过潜规则吗?

bantianshituituji:


  一顿色香味俱全的晚饭吃的是毫无滋味。
  
  “景琰,送送梅……送送小殊吧。”萧选去书房前嘱咐道,明显是一副信息量太大他想静静的样子。
  
  毕竟是拜把子兄弟的儿子,人家把妹妹嫁给他,虽不是他的错,但好好的人落得个病逝,这便是林燮移民远走的原因,萧选心里明白的很。
  
  两位老人不相往来了许多年,心结难解,可小辈们总是无辜的。
  
  萧妈妈只震惊了片刻便接受事实,走之前还嘱咐林殊要经常来玩,甚至还记得他吃榛子过敏的事情。
  
  “对于乐瑶姑母,其实父亲已经释怀了。”两人随意散散步,沉默却并不尴尬的气氛里,梅长苏突然道,“父亲只是不敢看到景禹哥,毕竟,他长的太像姑母。”
  
  人之常情,不难理解。萧景琰陪着他相视一笑,袖角被男人轻轻拉住,梅长苏面色如常的缓步走着。
  
  手指溜进他的掌心,萧景琰也不动声色的反拉住他一只温暖干燥的手。
  
  静怡的时间总是特别少,从小花园走到车库的路也显得特别短,梅长苏还没拉够那只手指,也只能遗憾的暗自搓搓指尖,按下车钥匙电扭。
  
  “小殊。”刚拉开车门,便对上萧景琰紧锁的眉头,就着他的手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果然是金陵公司的动作,靠传绯闻宣传电影,他司空见惯,“我料到他们会这样办,等电影下映,你和人家女孩一起澄清一下就好,这很正常。”
  
  划着屏幕的手指顿了一下,萧景琰看向他的眼神里是满满的不可思议,“你不是说,酒香不怕巷深吗?他们用这样下作的手段提高票房,难道不是一种侮辱吗?”
  
  梅长苏笑了笑,无奈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江左盟不稀罕用钱来砸热度,作为拍摄方,资金就应该最大限度的用在推敲影片上。”他站直了身体,柔着声音,“但这可是别人白白送来的宣传,做法也没出格,收着也没坏处不是——”
  
  “林殊,你是被钱砸昏了头吗?”
  
  萧景琰极淡的摇摇头,自嘲一笑,“演员平生所得的赞誉必须纯粹,你都忘记自己的话了,我还在瞎起什么劲呢。”
  
  “景琰。”那双眼睛太惹人心疼,梅长苏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当下头疼不已,“这个圈子就是这样,无论是谁,都不能免俗。”
  
  “是吗?”萧景琰冷冷道,“我萧景琰虽不是条清流,可也不想平白无故的失了本心。”
  
  “苏先生麒麟之才,还是挑个衬手点的工具吧。”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是满满的失望,“我一介平庸,今后何去何从,就不劳苏先生费心了!”
  
  愤然离去的身影像只宁折不弯的长枪,顶天立地的插在梅长苏眼里,从十几年前开始,就融入血肉,再也拔不去了。
  
  是他错了,梅长苏手指紧捏着方向盘,眼前的车水马龙也莫名让他心烦,使劲砸了一下鸣笛,路边和男友散步的女生被吓一跳,那男孩张嘴就骂了他一顿。
  
  时隔多年的争吵,就跟那对小情侣似的,也算是填补了一点空缺。他在物欲横流中游走了许久,终于有了一汪清泉,投身其中时却忘记了褪去身上的泥泞。
  
  是他太急功近利了,不该在他们的作品里动歪心思,即使初衷是为了成就两人的期望,他也应该对自己和景琰有点信心。
  
  长叹一口气,梅长苏轻声和电话那头的下属交代了几句,车还没开到车库,事情便解决了。
  
  金陵公司果然又发了几条混淆视听的文章,将刚才的暧昧演变成团队之间的和睦,热度很快便消了下去,倒是景琰的微博又多了几万粉丝。
  
  所有的照片视频里,萧景琰始终是那个不怎么说话的人,这样消磨存在感竟也能圈粉,不得不说现在粉丝的萌点越来越奇怪,饶是梅长苏也不懂。
  
  又想起娱乐圈中费尽心机抢镜的男男女女,男人轻笑,果然,璞玉一朝蒙尘,却还是那样润泽的光华。
  
  萧景禹正埋头于几份文件里,手边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起,他侧目,刚想开口叫来物主,却被来电姓名抓去了注意力。
  
  亮起的屏幕上,赫然是林殊的名字。
  
  厨房里是正闷闷不乐洗着碗的萧景琰,吵闹的铃声就在萧景禹手中作响,僵持了一会,本来已经停止的喧嚣又响了起来。
  
  “两个成年男人,非要这么琼瑶吗?”萧景禹悠悠道。
  
  欲言又止,又带着几分委屈的眼神扫了自家兄长一眼,见对方不为所动,萧景琰终于在围裙上擦擦手,接过电话。
  
  “你不接,我本打算一直打下去。”梅长苏不等他说一句喂就抢话道,“总得给我将功补过的机会吧。”
  
  “道不同不相为谋,苏先生这又是何必呢,难道是我的话还不够清楚——”
  
  “萧景琰!”
  
  电话那头的低吼连萧景禹也听的一清二楚,梅长苏继续道,“你有实力有野心也不缺热枕,可为什么就是没脑子?”
  
  “我要是真的只想赚钱,何必非和你纠缠不清?何必要把那么多功夫花在你身上?”
  
  “你的意思难道这要怪我吗?”萧景琰气极反问道。
  
  “怪我!全都怪我!”听筒那边哪有一丝一毫的气定神闲,完全和十几年前气急败坏的少年林殊一模一样,“我们两个人的愿望,只能两个人一起,没有我你就办不到!”
  
  “我告诉你!”像是吼累了要歇歇,梅长苏吸了口气接着道,“谁叫我先喜欢你的,我输的心甘情愿,但你也别想跑!”
  
  语毕,是透过虚无的信号都能感觉的到的尴尬,不知道梅长苏那头怎样,反正被告白的萧景琰是尴尬的快把灶台扣出花来,直到萧景禹忍无可忍。
  
  “不说话浪费电话费好玩吗?”一边嘟囔一边抢过手机,萧景禹对着听筒冷笑,“我说,你哪来的自信?”
  
  说完就挂了电话,大写的冷漠。
  
  “大哥!”堪堪接住飞扔过来的手机,这么戏剧性的场面被第三人知道,萧景琰红着耳朵,一时无言也只叫了一声大哥。
  
  “明天。”萧景禹不耐烦的皱眉,“给我照常去上班,你们俩商量商量,下次吵架,务必换个成熟点的方式。”
  








是的我换名字了,我妹发现了我的微博小号😱还看了里面为了防止和谐的污文我好方!!!当时就赶紧把有lof主页链接的分享给删了!
别发现我别发现我!!!不得已才把名字改成拼音……
哈哈哈以前有人说梅长小小苏和琰琰的相处方式是“我要救卫峥,不救分手。”“好好好救救救……”于是拿来玩玩。

评论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