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龙

【琅琊榜 苏靖】有事找家长(上)

PT:

小学生飞流跟庭生打架了,宫羽老师找家长的故事。


 


有事找家长(上)


 


“怎么又跟人打架了?”梅长苏抿了一口茶,和风细雨地用手里那支周年限量版万宝龙敲敲桌子。


 


眼前那个身量倒窜得挺高的小家伙两个眼珠转得都快到额头上去了,憋了半晌蹦出来一句:“他坏!”


 


“还是上次跟你打架的那个吗?没把人家打伤吧?”


 


小孩瞪着眼睛一言不发,隔了一会则开始言左右而顾他:“我要吃甜瓜,还有橙子。”


 


谁说心智不全就一定比较笨的?


 


其实他不大介意飞流打人,毕竟男孩子嘛,不隔三差五跟人斗牛似的撞几下还成话么?关键是别把人打残就好。其余的,只要能用钱摆平的都不算事。


 


飞流小小年纪,身手却好,跟比他大几岁的中学生干架一般也蹭不到他一块油皮,可这次手臂上却被咬出一排狰狞的牙印,血迹斑斑地缠着绷带,看来对方也是个狠角色。


 


“老板,老师让您去学校谈一下。”黎纲捧着平板电脑过来。“您要不要看一下日程表,什么时候有空?”


 


“什么时候都没空。”梅长苏揉揉太阳穴,“要不再让晏大夫冒充飞流的爷爷去一趟?”


 


“上回就被那老师戳穿了,人家眼睛尖得很。”黎纲的脸变成了苦瓜。


 


“那么这次给她买块劳力士什么的一起送过去?或者再加一套那个广告做的很凶的丰胸内衣好了。”


 


“老师说这次如果再试图贿赂她的话,她就要报告给校长了。”黎纲怯怯地说,“弄不好飞流会给学校开除。”


 


“怎么这么麻烦?”梅长苏漫不经心地开始转笔,“真要开除的话就给飞流换个学校吧,反正金陵市学校这么多。”


 


“可这学校是全市特需儿童教育搞得最好的了,”黎纲的脸更苦了,“蔺先生当年跑了三趟校长办公室磨了多少嘴皮子才把人送进去,要是真被开除了他回来一定找你拼命。”


 


梅长苏住了嘴,他倒不是很怕蔺晨跟他拼命,但有点怕对方一丧心病狂开始在他名下的“琅琊报业”上乱抖他的花边小新闻,或者把他“首席黄金单身汉”的排位拉下来什么的,造成不好的影响。


 


“那你帮我瞧瞧我日程表上哪里有空,我去一趟学校总行了吧。”梅总裁总算改了口。


 


“……蔺先生?”宫羽老师坐在写字台后,翻翻手里的名册,再瞧瞧眼前这个笑嘻嘻的男人,迟疑地发问。


 


“敝姓苏名哲,”梅长苏和颜悦色地说,他一般因私抛头露面都用这假名,“孩子是在日本领养的,养父姓蔺,一年前去火地岛考察药用植物到现在还没回来,估计是被巨蜥吞了,所以现在孩子由我托管。”


 


宫羽把这段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觉得每一句都挺正常,但合起来就是听不大懂。


 


两个小孩各自选了办公室里的一个墙角占地为王,互相死瞪得仿佛对方是杀父仇人。


 


“宫老师,您也知道,飞流这孩子先天有缺陷,人又老实。”梅总诚恳地说,“需要多照顾。发生这种事吧,多半是别人欺负他。”


 


“可他都把同学打肿了。”宫羽老师愤慨地说。


 


梅长苏转眼瞥了一下另外角落里的那孩子,果然有点肿,看来还是飞流的身手棋高一筹。于是他赶紧换个说法。


 


“这样吧,我瞧您的办公室也是时候升一下级了,回头我让人给你把这装修一下,再给学校捐五十个空调,以后要再出类似的事您就找我秘书,有两个,一个姓黎一个姓甄,名片都在这,多方便啊。”


 


梅总裁正说得得意,却没注意到写字台后的年轻女教师已经抓紧了手里的圆珠笔,一副要戳他一脸的架势。


 


当然这个行为意图被冲进办公室的人打断了。


 


进来的人一身警服,大概是跑得急了,鼻尖上泛着一层薄汗,警帽草草地抓在手里,头顶一簇头发滑稽地翘得东歪西倒,似乎刚刚试图将其抚平,却没有奏效。两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倒是很有神的样子。


 


“对不起老师,我刚才因为在处理一起交通事故所以来晚了。”来人一溜小跑地冲到写字台前,深深给鞠了一个躬,九十度,“庭生又给你添麻烦了,实在是对不起,都是我管教不严的错!”


 


“萧先生?”宫羽老师心里默默先给眼前这位的态度打了十分。不愧是人民警察,比起先来的那个油头粉面油嘴滑舌的家伙简直好到天上去——虽然她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好像还有点喜欢那个家伙。


 


“对,我叫萧景琰。”自我介绍完萧景琰便转过身,冲着一个角落里的小孩大吼一声。


 


“庭生!”很有气势的样子。“怎么又打架了?今天好好检讨,不认错就不许吃晚饭!”


 


“……反正也只有泡面。”一个眼圈青着的萧庭生嘟哝道。“不吃就不吃。”


 


“萧先生,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让吃饭不太好吧。”旁边传过来一个凉凉的声音。


 


“你是谁?”萧景琰转过身来瞪圆了眼睛,他管教自家小孩,什么时候也需要别人插嘴了?


 


“哦,这位是飞流的家长,苏哲苏先生。”宫羽老师连忙做了个手势,不知道为什么她产生一种处于核爆中心的预感,甚至开始有点后悔自己作了“叫家长”这么一个听上去明明很正确的决定。


 


“苏先生,”萧景琰使劲吸了一下鼻子给自己造势,他以前情绪一激动就控制不住地掉眼泪,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修炼现在已经好多了。“我家庭生一直很听话,从来不轻易跟同学起冲突。最近接二连三发生这种事件,难道苏先生不觉得自己也有责任吗?”


 


反正眼前这个家伙阴阳怪气的,他很不喜欢。


 


宫羽张圆了嘴,她几乎要为这位仗义执言的警察先生叫好了,然而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笑嘻嘻的苏先生让她有点怕,总怀疑对方要做出什么很恐怖的事情。


 


然而令她惊讶的是,被吼的一方只是笑了笑,居然没有回嘴,直接牵了肇事小孩之一就打道回府了。临走前还扔给萧先生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和一句“下次见”。什么叫下次?还要继续干架吗?宫羽哭丧着脸狠狠瞪了一眼那一大一小两个混蛋的背影。


 


幸好接下来有三观极其正确的萧先生一个劲的道歉和同仇敌忾,安抚了她错误喜欢上混蛋的少女心。


 


但愿这事就这么随风而去吧——这就是宫老师真挚的祈愿。


 


而梅长苏显然不会认同这个想法。自从在学校里见到了萧景琰,基本上就是以下念头在梅总裁那本该思考着高深数倍问题的脑子里打转转——“景琰怎么当警察去了?”“他看上去那么穷,难道家里还没跟他和好?”以及“我的景琰还是那么爱哭”。然而首当其冲的问题其实是下面这个——


 


和飞流同年级的话大概是十二岁,那岂不是就是差不多十三年前……那个时候景琰不是正跟自己好得如胶似漆的嘛,怎么会一转眼有了这么大的孩子?


 


“黎纲,”梅长苏自己也没注意到自己的声音里洋溢着pH值都快小于1的醋味,“你去给我查查,那叫庭生的小孩的生母到底是谁?限八小时内要答案。”


 


 


TBC


 


 


就是个傻白甜总裁文,如果有很明显偏离国情常识的谬误请指出。


 


虽然不想承认但另外那文真的卡了,真是愧对小伙伴们的鼓励,然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评论

热度(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