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龙

【现代AU】琅琊宠物店02

书台积雪:

这是一个梅长苏吃冰续丹狗带以后蔺晨继续活着并修成了上仙寻找前世恋人的故事,傻白甜掺前世梗,一个大写的HE。



  • 黑鸽正在逐渐变成傻白忠犬攻。


  • 梅长苏并没有过去的记忆。很巧的是蔺晨也没有。【其实这句并不是废话quq


  • 百分之一万ooc。里面但凡涉及到什么定义基本都是我胡诌的,请不要较真嘻嘻嘻。


  • 简直不敢相信我又是那个双更的宝宝了,希望大家表扬我!踊跃评论的爱我吧><不然我总觉得我是个安静的单机。





蔺晨眸光一暗,总觉得这名字熟悉的很,恍惚间是昔年旧时,那人穿着暗蓝的大袖衫,气质清雅,闲闲倚榻捧卷,却又不损半点风骨,仿若那是自骨而来的光风霁月,非人的姿势所能破坏,也是弯着眼:


“好,那就听你的,就叫梅长苏罢。”




尾音轻轻落在空气里,蔺晨的头疼又再次袭来,其实疼痛对于蔺晨这样的上仙来说算不得什么,甚至只要捏个决,便万事大吉。


但蔺晨大部分的时候都只会默不作声的忍受这段疼,好像这种像针扎一样,断断续续袭来的头疼,才能让他觉得自己还活在这世界上。


可那种不由他控制的记忆却让蔺晨有些急躁,呼吸不由急促起来,连刚刚平复的瞳仁也渐渐泛起红色,他甚至觉得这一切都是面前这个梅长苏造成的,蔺晨右手渐渐握起聚力,一点隐约的光芒从手心里露出来。


他想杀了这个梅长苏!




本主却毫无自觉的凑过来,一只微凉的手抚上人的额头,桃花眼里有隐隐约约的担忧:


“蔺晨?你没事吧。”


触觉让蔺晨愣了愣,这样的感觉熟悉又陌生,好像已经许多年未曾有人与他这样亲近,又好似多年前曾与他亲近的人就是面前的人。


这样的温柔,像是将人丢进了温泉里,一开始会因为水的热度颤抖,皮肤上激起细小的颗粒,可很快的,却又觉得温暖与放松。


蔺晨眯着眼,眼底的颜色竟迅速平复下来,甚至生出一种连衣衫浓黑的颜色也稍稍暗淡了一些的错觉,他想推开人的手,恶狠狠的说一句不要你管,可话挤过嗓子,到了嘴边,却又不由自主似的变成了:


“你怎么知道我叫蔺晨。”




他的右手依旧握着,可却忘了自己方才想要攻击的目的,好像这具身体对面前的人极为熟悉,甚至不忍伤他一分一毫,可这灵魂却又陌生,这样的怪异的感觉交错着,让蔺晨丝毫不敢放松。


梅长苏微微笑了,他有一双勾魂一样的桃花眼,不像秋水一样的清澈潋滟,反而更像海,包罗着万象,却又像什么都没有,温柔又缠绵,又像冷淡又清高,有点矛盾,可蔺晨却又觉得很正常。


这样的笑容,让蔺晨甚至生出一种面前的人在发光的错觉,等他定了定神,却发现面前的人的确在发光。


这光芒的来源源自于人白衬衣领上一朵小巧的栀子花,白光温柔的包裹住了梅长苏,渐渐化成一个人形。




蔺晨原本是有些生气,这样的一个小精怪也敢在上仙面前放肆,可等到花精化形,他又不那么气了,面前的女子,着实是个美人儿啊。


面前的花精无论是古是今,都是一个标准的美人,肤光胜雪,一身月白广袖裙装与之相较恍若无色,不似花精,更似神官仙女,柳叶眉,杏眼水光盈盈,眉眼间有点对蔺上仙的本能惧怕,却又挡在梅长苏身前,咬牙看着他,眼圈有点发红,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显得格外楚楚可怜。


蔺晨右手放了仙术,忍了忍,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就看到小花精的眼圈默默红了。




梅长苏上前一步,带着小花精走到一旁,顺便还瞪了一眼蔺晨,蔺晨被瞪的一愣,默默瘪了嘴,居然一句话也没说出来,远远听着两人对话。


“安安,那个胖胖的哥哥不是想打我的,你不要怕。”


蔺晨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后来一龇牙,你才胖,你全家都胖,不过这句话他并没有说出口,因为或许是觉出了他的腹诽,梅长苏凉凉的斜了人一眼,蔺晨深吸一口气,默默屏蔽了两人接下来的对话,直到梅长苏收了那小花精又走回来,才斜眼看人:


“你胖。”




梅长苏倒是没想到面前的人能这么幼稚,一愣,失笑道:“好,我胖。”


他弯着眼,装作不经意的样子一瞥蔺晨的腰身,惹得人磨牙声四起这才收敛笑意道:“刚才的事还请不要放在心上,这姑娘...”


梅长苏一顿,似乎是不知道要如何同人解释,又似是想起往事,眉宇间稍见黯淡:“她有一次没护住我,之后就有点敏感。”




“江左盟的宗主,还能被一个花精护着?”蔺晨微微一眯眼,嘴角一挑,又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他并不是故意偷听的,只是刚才梅长苏说了点什么,那小丫头一激动,拔高声音叫了句“宗主”。


蔺晨虽然足不出户,可对天下重要事还是能掌握一二的:能被称为宗主的,只有江左盟的领袖,而江左盟,则天下第一的除灵机构。


一般人除灵,说的就是普通简单的灵魂;稍厉害点的,负责除个凶灵恶鬼;而江左盟,则是将这个灵字扩大化,天地万物,有命、有气、则称之有灵,但凡有灵,只要作恶,江左盟便皆会出手除去。


换句话说,江左盟是善意的使者,正义的化身,而他,虽然是个仙,可满屋子的精怪妖兽若是让江左盟来清理,估计也只剩下个一两只。


蔺晨不由紧张起来,眼睫一垂,瞧不起清眼底的神色,有点冷淡的模样:


“不知江左宗主来我店里,所为何事啊?”




梅长苏没想到人变脸这么快,有点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这个...”梅长苏吞吞吐吐的样子更是让蔺晨觉得他不怀好意,一拢手就要逐客,梅长苏连忙摆手道:“其实我只是挂了个江左盟宗主的虚名,我被江左盟赶出来了。就住在你家隔壁休养身体。只是想买个宠物。”


一面说,还一面摊了摊手,嘟着嘴,一副宝宝很无辜的样子。只是这一长段话下来,他的气息却不大平稳,甚至轻轻的咳嗽起来。




蔺晨这才留意梅长苏的面色,他脸色苍白,气息也不稳,一见便是从前受过极重的内伤,内息全催不说,甚至不得常人之寿,若不是方才的花精提到,谁也不知道这样苍白瘦弱的人,竟是江左盟的宗主。


不知怎么,蔺晨心底一痛,竟下意识的将人揽着,抚了抚人的后背,长叹似的一声:


“长苏啊——”




———————— 


感谢今天的群众演员 @空色晨歌 一个大写的可爱版宫羽,传说中美丽温柔的栀子花精,撒花!


至于她为什么这么敏感,我们要留一个大大的问号嘻嘻,你们猜啊~猜对我也不告诉你们~


本来今天想让宗主选完宠物顺利回家的,但由于前情私设比较多【其实就是我磨叽,所以今天并没有选宠物,也没有让长苏夸小熊可爱,明天保证完成任务


请大家说我萌萌哒!耶!

评论

热度(75)

  1. 小飞龙寻旧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