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龙

[靖苏]Samsara(三十三)

云露天青:

“蔺晨,蔺晨——”


“梅长苏你给老子闭嘴!”


“蔺——”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喵!喵!喵嗷嗷嗷!”


“梅长苏你快让飞流住手啊啊啊啊啊!”


……


“心好累。”梅长苏瘫在椅子上。


“我不但心累,手也很累。”蔺晨瘫在另一张椅子上,头顶的飞流猫视眈眈。他掏出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然后爆发出一阵惨叫,“我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脸啊啊啊啊啊啊——”


“……活该。”梅长苏仰天长叹。


“梅长苏你陪我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脸啊啊啊啊啊啊——”惨叫持续,蔺晨痛心疾首,“没良心的,一个大没良心,一个小没良心,我辛辛苦苦把你们捡回琅琊阁,你们就这样对我!”


“蔺晨,”梅长苏也掏出手机,“冷冷的活动开始了。你的汤圆套装钻石体力金币还要不要了?”


蔺晨一脸看破红尘,“垃圾游戏,我昨天大彻大悟,先卸为敬。”


梅长苏比个拇指,“蔺少阁主将来必成大器。”


蔺晨撇撇嘴,摘掉鼻翼旁的一根猫毛,“我现在玩梦1000!这个游戏好,不用氪金……”


梅长苏冷漠,“我看错你了。你还是你。好了,快把我拽出来,我着急轮回呢,黄道吉日等不得。”


蔺晨聚精会神,手指动得飞快,“唔,哈,啊,嘻嘻嘻,等等,唔,啊,哈哈哈,咦嘻嘻嘻嘻——”


无论是梦100,梦1000,还是梦10000,蔺晨一玩起来就不知东西南北春夏秋冬。梅长苏打了个盹,又被蔺晨的笑声惊醒。梦中故人依稀,他站起身来,走到那台又大又笨重的电脑前。


在重新做人之前,再看琰琰几眼吧。


 


正在被做成表的萧景琰坐在咖啡店里,现女友柳小姐端起一杯加了三份糖和奶的卡普奇诺,优雅地抿了一口。


“殿下。”柳小姐放下杯子,面露犹豫。


萧景琰“嗯”了声。这位父皇亲自介绍的女朋友容貌秀美,举止贤淑,性格温柔,是内阁大臣的孙女,毕业于米利坚著名的新乡大学,从头到尾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是一位应该打一百分的未婚妻。


然而……


他忍不住想起那个神奇的夜晚,恍若一梦。


飞碟,外星人和梅长苏。


不,飞碟,外星人和……


“景琰——你——听我说——”梅长苏拽着外星人的耳朵,“我——不是——故意——骗你——的——”


我知道,小殊肯定不是故意骗我的。


可如果真的是我的小殊的话,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真相呢。


也对,他吸了吸酸酸的鼻子,即使苏先生张口说“我是林殊”,那我会相信吗……


我居然还口口声声要跟苏先生分手。怎么办,有点想哭。


都怪我,太笨了。


家里还有最后一包牛蛙泡面。萧景琰红着眼眶决定,回家就把它和林殊的手枪收在一起,嗯,供起来。


既然小殊……从天堂回来,教育我要忘记过去,好好做人,那我一定要听他的话,跟柳小姐谈恋爱,订婚,结婚,生一堆孩子,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和最优秀的大梁吉祥物。至于我的小说,苏先生说我写得很好,作为恋情的结晶,不能坑,不能死人,不能坑,不能死了配角死主角,虽然我很想……


乱七八糟胡思乱想的萧景琰完全没有注意到柳小姐的阴晴不定和欲言又止。


 


“……你玩够了吧。”梅长苏一个健步,夺走蔺晨的手机,“靠,你骗我?!你没有玩游戏!”


“还给我还给我,看新闻呢。”蔺晨撸起袖子,“哎妈,今日的社会版头条很厉害啊,北平银行行长家的小儿子离家出走了!”


梅长苏看一眼“寻人启事”,照片里,白的发光的制服男青年令他不禁眼前一黑,“呃……”


“这孩子,也二十好几了,咋这么不懂事呢。”蔺晨连连咋舌,“富二代,现在的富二代哦,脑子里都琢磨什么,就不能好好地学学习上上班花花钱氪氪金……非要离家出走。”


“那个,出走,就,出走,吧。”梅长苏扶住胸口,“怎么办,蔺晨,我觉得心跳加快。”


“哎哎心跳加快啦!是好事,来,让本少阁主再试试。”蔺晨抓住梅长苏发心的一缕头发,“五、四、三、二、一!”


“疼!”


“靠!”


“喵!”


蔺晨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行不行,”他把脑袋摇成拨浪鼓,“不行,你的灵魂怎么出不来了……你说,你是不是背着我用503胶水了?!”


梅长苏捂住头顶,“……胡扯,我怎么用胶水,当水喝吗?!”


“那这是怎么回事,”蔺晨皱眉,自言自语道,“难道是萧景琰的原因?长苏跟他睡了两个月,于是就因为所以嗯嗯嗯了?”


“嗯你个大头鬼啊!”梅长苏脸涨得通红,“我怎么跟琰琰睡了两个月,我就跟他睡过两三次而已!”


“而已。”蔺晨呵呵,“初恋好了不起哦。”


“你说我心愿未了不愿转世轮回,可我现在……”梅长苏翻着白眼掐指一算,琰琰的初吻,get;琰琰的[哔——],get;琰琰的照片一百张,get;琰琰的晚安call,get;琰琰的微信,已经备份;最后一次收益,蒙大哥也打到卡上……“我确实没什么心愿了。”梅长苏莫名其妙,“那为什么无法人魂分离了呢?”


“等等!”蔺晨蹦起来,一脸高度紧张,“我有一个猜想,不一定对。”


他扑过去抓住梅长苏的手腕,“你肯定没吃药,没吃药嘛可能性总是有的,唔……”


梅长苏也跟着紧张起来,这个身体不是自己的,难不成真的——


“哦,没有。”蔺晨松一口气,“吓死哥了,要知道怀孕伤身,哈哈,长苏我跟你说——”


“我打死你算了。”梅长苏拎起椅子,“反正我死不了,那就请你狗带吧!”


一片鸡飞狗跳中,电脑忽然滴滴滴响了起来。


“别闹别闹,一级战斗警报,这是出突发事件了!”蔺晨把挂在脸上的飞流扯下来,“让我看看……”


梅长苏一手抱着飞流,一手提着椅子,“出什么事了?!”


“哎呦。”蔺晨回过头来,潇洒不羁风流倜傥地撩开假发套,“你们梁国真有意思,制造了一个大新闻。”



 



评论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