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龙

【靖苏/凯歌】好事近

. 与君歌 清商角徵诉衷情:

#lo主觉得自己上天了


#cp标注避雷


#生死大如天


前文可走归档或TAG


(八)


梅长苏起来的时候,王凯和胡歌已经在客厅里站着了,一个活动着脖子一个揉着腰,梅长苏抱起脚边打转的猫,有些讶异地看着两个人互相数落


“你睡觉也太活泛了,怪不得你家床大,稍微小点就天天得从床底下醒过来。”


“你还说我,我觉得鲁迅他老人家说那个睡觉摆大字型的乳母就是你,本来就胳膊长腿长,手指头都比别人占地方,还非得全摊开,我不踹你踹谁。”


反正梅长苏也听不懂,就坐在餐桌边上,看着已经摆好的早点也不客气,喝着粥笑眯眯地看吵架的两个人你来我往针尖对麦芒。几只猫全都跑到了梅长苏身边桌子上蹲着看热闹,梅长苏吃饱了就拿勺子一只一只喂着,五小一大把隔岸观火发挥到了极致,气的胡歌还得抽空对着几个见色忘主的祖宗翻白眼。


“你下回再这样我就去找长苏一起睡。”


“那你还想不想让他睡了,本来就觉浅。”


“那我回酒店。”


“你是不是傻,我门口蹲的都是卓大爷家的亲摄像师,越晚越来劲。我敢说你上一秒踏出我家门,下一秒微博头条就是胡歌深夜私会同性情人。”


“……他还真是喜欢你。”


“绝对的真爱啊。”


这话说完两个人都忍不住笑的前仰后合,才一边哎哟卧槽一边呲牙咧嘴的坐在了餐桌前。王凯一边喝着粥一边划拉着手机,忽然啊了一声起身跑到窗户边上撩开窗帘看了一眼。胡歌搭腔问了句怎么了,王凯放下帘子回到桌子前面坐下,拿起手机就开始打字,边打字边给胡歌回话


“下雨了,苗姐昨天晚上回公司不知道,今天早晨另一个助理敲我门想跟我说上午室外拍摄暂时取消,下午拍室内场。结果没人应门,以为我没睡醒就给我发短信了。”


“那你回啊。”


胡歌不解地看着王凯打完字手停在发送键上,忽然又关掉了界面继续吃饭。王凯不紧不慢地把粥喝完擦了擦嘴,才慢悠悠地解释道


“我要是紧接着就给他回过去,他不就知道我醒着了,那为什么不给他开门。等会儿再回正好顺着他的话说我再睡会儿,正好让他解决别的来找我的人。”


“哦,是啊。


王凯看胡歌愣了下的样子毫不客气地嘲笑出声,趁胡歌没反应过来赶紧起身跑到沙发边上坐下,跟早就吃完饭的梅长苏继续古今文化交流。梅长苏在他过来的时候正好在写字,王凯一探头,纸上沉稳大气的写了八个端正的大字——“鸿雁断翅,锦书难寄”。他没忍住看了梅长苏一眼,梅长苏正看着这八个字,眉间的皱褶又深了些。王凯在心里咯噔了一下,昨晚上梅长苏说庆幸来到了他们的时代,但是再去想来的时间和契机,王凯的心里都忍不住有些忐忑。


那是萧景琰稳不住沉不下的时间,也是决定萧景琰是踩下誉王还是被誉王踩死的时候。梅长苏说得再好听,心里不着急不慌乱都是不可能的。可是他和胡歌都不知道梅长苏为何来到这里,即使有心送他回去,也是帮不上什么大忙。王凯无奈的叹了一声,胡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听着胡歌接电话的语气应该是梁开打来催他去拿报告。果不其然一挂了电话胡歌叠声说了两三句我走了就抓起外套冲出了门。


梅长苏听着胡歌的动静才抬起了头,看着王凯有点愣神,宽慰的摇着头示意没事。眉宇间本来的愁绪这会儿却半丝也无,王凯默默感叹了句这个人的喜怒不形,忽然问了句萧景琰是什么样子的人。


梅长苏像是没太反应过来,眼睫忽闪了一下,王凯又问了一遍,梅长苏才似乎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的搓了搓手指。思虑了一下才慢慢在纸上写了老长一段。


王凯接过手来的时候默默在心里槽了一句这么多,等到看完再看梅长苏的时候有点哭笑不得。梅长苏看着他的眼神有点无辜的狡黠,王凯忍不住还是笑了起来,这个人啊,嘴损真是一点也不算骂他。气死人不偿命。


梅长苏几乎用了所有体现耿直这两个字的话来描述萧景琰的性格。什么中正啊,大义啊,凛然啊,忠直啊之类的比比皆是。还举了好些例子,从小数到。


比如小时候先生罚抄文章,这种罚抄其实只要看着差不多够数,也不会有人认真去数,大家都会多多少少的漏上一些,可萧景琰偏偏是一定要抄完的那个。如果罚的是林殊,正巧还被萧景琰知道了,那算是完了,就算是住在林府不走,萧景琰也得盯着林殊把该抄的抄完。


还说萧景琰长得好,但是宫里面数萧景琰的女人缘不好,大小宫女都怕他。从小就会板着脸,摔了也不哭,但是一碰上自己母亲,就特别会来事,缠着静嫔给他做好吃的。后来长大了就越来越不近人,连静嫔娘娘都说越大越不讨人喜欢。


“那你肯定是讨人喜欢的,谁都喜欢你。”


梅长苏一听就笑了起来,眼角的几道细纹显出了他这会儿心情大好。笑完了才接过王凯手里的本子飞快的写了几行字递了回来,王凯看完了就笑,一直笑道胡歌开门都没停下来。胡歌一进门就看见王凯笑得颠三倒四,一把抽过王凯手里的本子,看完也跟着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胡歌这跟你挺像的。”


“去你的,又是爬树又是下河,因为不让随军出征半夜爬房顶,掀了家里屋顶上的瓦,被林帅拿着马鞭追了半个金陵城,我有这么捣乱吗?我多乖了。”


“哪里乖了,在片场像个活猴,你也好不到哪去。”


“去,好了好了说正事,报告拿回来了,你看一眼。我正好有事要跟你商量。”


王凯听言赶紧收了笑,接过胡歌手里的检查报告,一页一页仔细的看了起来。他拍《欢乐颂》的时候演了个医生,虽然半路出家走个过场,还是跟指导学了点东西的。


报告上最重要的大概是专科检查那一块,最后给的病检报告上显示梅长苏有#风湿性心脏病、并且主动脉瓣狭窄、左室前壁缺血、带有继发性高血压以及患中度贫血。给出的建议是住院治疗接受手术,王凯看到手术两个字眉头接着就蹙了起来,连着说了两遍不行,忽然把检查报告往桌子上一放,猛地站了起来,语气里带了几分严厉。


“胡歌,他不能手术。”


“但是手术是最好的治疗措施。其他的方式我们都不能保证是不是真的有效。梁开也说梅长苏的病情重,而且他自己的保养也并不算很好。”


“但是我们都不能保证梅长苏来的契机是什么,万一在手术台上正在手术的时候被送回去,你觉得就古代的医疗水平他还有命吗?”


“梅长苏来的契机我猜肯定和你还有萧景琰有关,到时候你不要去,应该不会有事的。”


“应该?我不同意。”


胡歌无奈叹了口气,看着王凯皱眉有些恼怒的样子,有些头痛的捏了捏鼻梁。他看了梅长苏一眼,梅长苏看他的眼神带了些笑意,胡歌大概懂梅长苏为什么笑,估计是觉得像他自己和萧景琰吵架的样子。胡歌撇撇嘴,停了一会儿忽然把王凯的脸转向了梅长苏,让他和梅长苏对视。


“凯哥,这件事不管是我同意或者你不同意,都没有用。因为这件事是他决定的,把一切告诉长苏,让他选吧。”


王凯没说话,只是把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儿才慢慢地给梅长苏解释着什么叫手术,手术的风险以及他的担忧告诉了梅长苏。梅长苏一直静静地听着,直到王凯说完,他才抬起头看向了胡歌,胡歌看懂了他眼里那一点点的希冀,点了头。


于是王凯得到了一个并不出乎他意料的答案


梅长苏,接受手术建议,决定入院治疗。


————————————————————


今日标注


#:这些诊断是我问了某位大神之后得出来的结论,她根据电视剧和我提供的前面的病史下得病例,一切虚构



评论

热度(502)